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好书鉴赏 > 文章正文 好书鉴赏

文绣柏招福

2022-04-28 15:25:51 好书鉴赏

晚香时候

《晚香时候》小说试读

“娘,您现在感觉如何,要否请个大夫看看?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身子是最重要的。”大儿子柏招福跪在地上,目光恳切地望着坐在床边的母亲,“婉娘推倒您,是她不对,儿子会罚她的,您别气了。”

文绣抬手摸了摸额上包着的伤口,只觉得头更疼了。

她才穿越过来,心烦意乱的,一时捋不清思绪,一个字也不想说。

“娘,媳妇知错了。”魏氏怯声道。

文绣抬起头,看向大儿子的妻子魏氏,见她面色青白,唯唯诺诺,心中颇有几分同情。

“知什么错?你又没推我,是我自己不慎跌倒的。”

一听这话,魏氏更是惊恐不安,忙磕下头去,“我真知错了,您打我骂我吧。”

这个大儿媳妇嫁过来四五年了,原主从未将她看做自家人,只当佣人似的使唤,动辄打骂,极其苛待,连带她生的女儿豆豆也看不顺眼,每天只给早晚两顿饭吃,还吃的都是家里人剩下的,导致母女俩常年面黄肌瘦。

魏氏逆来顺受,对这种不公正待遇,早已习惯,甚至是麻木,婆婆自己摔倒,怪在她身上,她也不敢不认。

柏招福是出了名的大孝子,从不忤逆母亲,纵然心疼妻女,却根本不敢出面维护。

“娘,您说怎么罚她,只要能让您消气,儿子绝无异议。”

柏海棠凑到文绣耳边,讨好道:“大嫂老是惹娘生气,实在不像话,得重罚才能长记性,照我看,不如就打她三十大板,如何?”

三十大板?文绣见魏氏吓得小身板直哆嗦,咬着下唇掉泪,仍是不敢吱声,不由叹了口气。

“我很累,想睡会儿,你们都出去吧,这事儿到此就算了。”

说罢径直躺倒,翻过身去。

就这么算了?柏招福兄妹和魏氏皆愣住,这可不是娘的作风啊,难道是脑子撞坏了?还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不过既然娘让他们出去,他们不敢在这里打搅。

柏海棠从善如流地给文绣盖好被子,轻声说:“娘,您有什么需要只管叫我。”

待三人出去,关门声响起,文绣才平躺下,望着屋顶默默为自己哀叹。

身为一个大好女青年,事业正在上升期,日子过得滋润之时,却突然车祸而亡也就算了,还穿到古代,变成了个极品恶婆婆,这命也太苦了。

她本来才二十六岁,婚没结,孩子没生,好多好多事都没做,居然就成了个三十四岁的“老”太婆。

呜呼哀哉!

古人寿命短,四十几岁就入土的实属寻常,她在这儿的人生还没开始呢,好像就快结束了,这还怎么混?

这样看不到未来的人生,她不想接。

文绣越想越悲戚,索性闭上眼睡觉,如果一觉醒来,发现还是在现代,一切不过是梦,那就太好了。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不到两个时辰,她便醒了过来,有点口渴,遂起身下床。

门被推开,魏氏捧着一只碗进来,疾步走至近前道:“您快躺着,想要什么吩咐我就是。”

文绣方才起得急,有点头晕,便坐了回去,“帮我倒杯水来吧。”

魏氏忙用碗取了温水来,双手递过去。

“您请。”

“谢谢。”文绣习惯性地道了声谢,很快又意识到,这般客气不符合她的形象,偷眼瞅了瞅魏氏。

果不其然,魏氏像遭了雷殛一般,直直愣在原地,满面震惊跟见了鬼似的。

“你进来有事吗?”文绣喝了几口水,淡定地问道。

魏氏缓过神来,回道:“熬了鸡汤,送来给您吃。”

回头将鸡汤小心地捧到文绣面前。

这里虽是乡下,但柏家之前是做生意的,祖辈留下不少家产,尽管如今没落了,也仍比普通家庭殷实,而且原主的大儿子柏招福身手不错,常到山里打猎,所以家人经常可以吃上肉。

可是,家里吃的再好,也没魏氏母女的份,她们只能喝粥吃咸菜。

“肉呢?”文绣问道。

魏氏急忙回答:“用碗盛起来了,我去拿。”

不等文绣出言,就转身去了堂屋,少时又折返回来,将一大碗鸡肉摆桌上。

家里的规矩就是,所有吃的穿的用的都要先孝敬原主这个娘,没她发话,谁也不准先动,所以一整只鸡的肉都还在。

文绣看了看魏氏那张因营养不良而干瘦的脸,说:“今天没什么胃口,不想吃肉,我那份给你和豆豆。”

魏氏瞠目结舌,她不是出了幻觉,就是在做梦,娘怎么可能舍得给她和豆豆吃肉?

“别愣着,去给我盛半碗饭来,泡在汤里。”文绣故意用命令的语气,尽量不脱离人设太过。

“……哎。”魏氏半晌回过神,忙又出去,按照她的意思,盛了半碗米饭泡在鸡汤里。

文绣慢慢地吃了,喝过水后继续躺下睡觉。

“出去吧。”

魏氏端着鸡肉出了房间,柏招福走过来,见鸡肉没少,觉得奇怪。

“怎么,娘没吃?”

“娘说没胃口。”

柏招福有些不安,娘一向胃口很好的,尤其爱吃肉,莫不是伤太重的缘故?

“都怪你,娘年纪大了,你还推她,现在伤得肉都吃不下了,你高兴了?”

“我……”魏氏委屈地嗫嚅着,想说自己没推娘,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文绣浑浑噩噩地躺着挺尸,很快又要睡过去,外面却突然有争吵声传来。

“谁给你的胆子敢夹肉吃?放回去!”

“是娘说……”

柏海棠喝道:“撒谎!娘从来就没允许你们碰荤菜!进我家这么多年,只生了个赔钱货,肚子至今也没个动静,你是于我家有功还是有劳?真不知哪来的脸!”

小说《晚香时候》 第1章 我穿成了恶毒老太婆?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文绣柏招福.doc文档

站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