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好书鉴赏 > 文章正文 好书鉴赏

顾西凉燕云夙小说无广告阅读

2022-04-28 16:24:45 好书鉴赏

嫡女谋妃

《嫡女谋妃》小说试读

    清风寒露,天色渐明,晨光熹微。

    清雅的檀木熏香若有若无,不时略过鼻翼,去而留香,金缕镂空的紫荆雕花窗棂中透过微风露露,晨色微凉,顾西凉眸光呆滞,复又震惊连连。

    她分明已经葬身火海,灰飞烟烬了……

    抬眸而上,入眼处却是淡白清雅双绣帐幔,轻纱罗幔之上,复有淡紫流苏垂落而下,随着清风,轻拂微落,便是不用肉眼去寻,顾西凉也断定她身下暖榻,必是那张用稀有繁花檀木镂空而成的木榻。

    那是母亲尚在时特意为她打造的,只可惜,如今木榻尚存,母亲却早早抛下她,离开人世。

    “小姐,你终于醒了!”房门之外,身着绿装的绿意正端着一碗浓香四溢的鸡汤,瞪大了双眼看着床榻上的人儿,旋即满脸惊喜之色。

    顾西凉眸光惊亮,那真是自幼侍候她的绿意,那个忠心侍主,最后却被自己怀疑,被顾西怜下令杖毙的绿意。

    “小姐,您怎么了?可是奴婢身上有何不妥?”绿意感受到顾西凉的目光,面露疑惑。

    顾西凉正欲说话,却被房门之外刺耳尖锐的怒骂声打断:“绿意!你个贱蹄子,竟敢偷拿了老娘的鸡肉熬汤!”

    绿意面色骤然煞白,正对上顾西凉探寻的目光,害怕惊惧的神色中又带着几抹愤怒,就要冲门而出,却被顾西凉拉住了衣角,低声询问:“可是厨房的李嬷嬷?”

    自母亲离世,云氏被父亲提为了正室,她这个嫡女的地位也日渐低下,她的性子向来如母亲,温婉怯懦,父亲待她,不喜不厌,虽不曾亏待,可这偌大相府,多的是踩低攀高的人,况且如今后院又是云氏掌家,顾良安怕是也从未知晓他的嫡女过得是怎么的日子。

    也是到了此刻,顾西凉才发觉自己当初是有多蠢,堂堂相府嫡女,却永远都在忍让,即便受了欺凌也从不让顾良安知晓。

    强忍着身上的不适,让绿意扶着她起身而出,便见院子内石桌旁的凳子上正坐着一个身形偏胖,脸庞宽大红润的妇人,甚是中气十足的朝着顾西凉房间的方向口水四溅的怒骂。

    院中几个粗使婢女,低垂着头故作打扫,或同情,或幸灾乐祸,却没有一人上前试图阻止妇人。

    顾西怜面色渐冷,眸光却异常平淡的看向李嬷嬷,绿意手中尚端着那碗鸡汤,略略上前,强忍恐惧,辩解道:“我……我何曾偷拿了鸡肉,小姐落水,身子虚弱,我是想……”

    话音未落,却被李嬷嬷尖锐的骂声打断,“呸!你个小贱蹄子,分明你手脚不干净,想偷吃了鸡肉,没得来推到二小姐身上,整个相府谁不知晓二小姐从不吃肉食的?是吧二小姐?”李嬷嬷并未起身,却将脸朝着顾西凉咧嘴笑道。

    顾西凉只觉那张油光满面的大脸令她甚是不适,自云氏掌权,她的日子便越发难过,原本十天半月还能见一次油腥,到了后来便是连丁点油腥也没了,到不知是向来博得大度好名的云氏克扣了她,还是这些欺主恶奴克扣了她。

    “适才苏醒,甚是想用些油荤之物,便唤了绿意去厨房取,李嬷嬷可是有异议?”顾西凉语调平淡,听不出喜怒,李嬷嬷有些意外,倒是仔细打量顾西凉半分,想不到往日里向来怯懦的二小姐,今日竟然敢护着那小贱婢,反驳她的话。

    这后院谁人不知她可是云氏的人?

    想到此处,李嬷嬷面色有些不大好看,只讪讪一笑,“老奴哪敢有异议,既是二小姐用,那自然是无事的。”心中却是万分不甘,那鸡肉可是她准备犒劳自己的,谁曾想,竟被那小贱婢溜进厨房拿了去。

    “如此,日后我的膳食也切勿少了荤食,如今我的身子虚弱,正是需要补补,便劳烦李嬷嬷每日每餐都为我备好熬制的鸡汤吧。”顾西凉嘴角微扬,刻意强调了‘每日每餐’,待看到面色微变的李嬷嬷,顿了顿,继续道:“我会吩咐绿意按时去取。”

    “二小姐可是说笑了,您向来不喜荤食,如今怕是落了水脑子糊涂了。”李嬷嬷终于起身,脸上也敛了笑容,旋即朝着一旁的绿意斥骂:“你这小贱婢竟是连主子爱好也不晓得了,我定然要告知夫人,将你这小贱婢发落了牙婆子。”

    浓浓的威胁之意,顾西凉自然感受到了,绿意小脸煞白,若她当真被发落到了牙婆手上,指不定往后会如何,况且,她家小姐身边,如今便只剩下她这么一个愿意忠心侍主的,若是她走了,小姐的日子只怕会更难过。

    看着两人不说话,李嬷嬷只当两人怕了她的威胁,心下更是对顾西凉不屑,虽为堂堂相府尊贵的嫡女又如何,还不是她随意便可拿捏的!

    想要日日有荤食,那哪是她一个厨房管事能决定的,要知道,夫人月月拨给厨房二小姐的膳食份例本就少的可怜,根本吃不得荤食,便是有荤食,她也是要自己扣了的,哪会给什么二小姐送去。

    李嬷嬷正满是得意之色,却不想身前的顾西凉嗤笑一声,旋即拿过绿意手上还冒着鸡汤热气的白瓷碗,狠狠朝着李嬷嬷头上扔去。

    伴着一声惨叫,瓷碗哗然落地,清脆的碎裂声响起,李嬷嬷肥胖宽大的手掌紧紧捂住那张大脸,一个劲的直痛嚎:“哎哟!我的脸!啊!”

    顾西凉冷笑,如今她的身子尚虚弱,力气不大,却好在李嬷嬷离得近,况且鸡汤还是烫手的,这也是适才她吩咐绿意将鸡汤拿出来的原因,可不就等着此刻?

    鲜血顺着李嬷嬷宽硕的手掌缝隙流出,显然是被瓷碗砸破了头,那张本就油光满面的大脸被鸡汤烫的更显油腻,院子内的下人皆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怔住了,眼前这一幕怎么会是这样的?不该是李嬷嬷盛气凌人得意洋洋的离去,二小姐怯懦的抱着绿意低声啜泣吗?

    “好个恶奴欺主,本小姐今日若不好好教训你,没得来让外人说我们相府没有规矩!”话落,不待身侧绿意反应过来,顾西凉已然自己朝着旁边柳树下快步而去,弯腰拾起那根她一早就瞧好的枝条,狠狠的朝着李嬷嬷身上抽去。

    她可当真是使出了最大的力气,柳树枝带着一道道呼哧呼哧的风声,顾西凉出手狠厉,打得李嬷嬷措手不及,待她感受到身上的疼痛,却也腾不出手去对付顾西凉,她头上的血流得太多,就连头都有些晕晕乎乎的,况且脸上还被烫的厉害,就连眼睛里也贱进去好些油珠子。

    “哎哟!二小姐疯了!二小姐疯了!你们这些……哎哟……小贱蹄子……还不赶紧抓住二小姐……啊!”李嬷嬷紧捂住脸,在院子内四处躲避顾西凉的抽打,口上尖锐的声音怒斥着那些打扫的婢子。

    顾西凉拿着柳树枝紧随其后,不管李嬷嬷怎么躲,她都总能抽打在李嬷嬷身上,痛得她哇哇直嚎。

    待得脸上的痛意轻了几分,又许是被顾西凉抽打得太痛,李嬷嬷没在捂脸躲避,反是挥动着双手上前与顾西凉抢夺那柳树枝,虽然愤怒,恨不得打死了这不受宠的二小姐,却也不敢真的动手,她毕竟只是个奴才,顾西凉便是再不受宠,也总归是主子。

    绿意见此情景,已然反应过来,慌忙上前帮着自家小姐,试图推开李嬷嬷。

    “还不住手!成何体统!”三人推搡之间,一道满是威严怒意的声音骤然响起,三人终于停手,却见院子内已然多出好几道人影,当前之人,顾西凉自是最为熟悉,那可不就是她那位几乎从不露面的父亲大人,青风国一代良相顾良安顾大人?

    看向人群之后畏畏缩缩的小婢女,想也知晓定是从她院子里跑出去通风报信的,却不知是跟她的父亲大人报信,还是所谓的云夫人。

    “西凉,你这是做什么?怎么会做出这等……”云氏自顾良安身侧而出,走向顾西凉,略显责怪,那语气甚是有些难以启齿的模样。

    云氏今日着了一身大红锦绣牡丹曳地长裙,妆容精致华丽,发髻间的步摇更是衬得她年轻了几分,顾西凉一早便看见了她,不是因她的容貌,只是为那许是上一世的自己感到讽刺。

    她那时可不就是怕眼前这虚伪的女人怕的要死,从不敢生出半点违抗之意,故而才让那李嬷嬷欺辱到头上。

    顾西凉此刻十分狼狈,本就没有梳起的青丝被弄得有些凌乱,脸上还带着半分苍白。

    顾良安堂堂相爷,书香礼仪之家,怎能容忍自己的女儿竟能与下人如同乡间泼妇般厮打在一起,毫无半分闺阁女子的仪态?

    况且今日,他的身侧可还站着两位大贵人,没得来让人看了笑话,这女儿向来不省心,他也懒得去关注,却没想到今日竟让他丢尽了老脸。

    越想越是来气,他抬手指向顾西凉,怒骂道:“孽女!孽女!你怎能做出这等丢脸的事!”

小说《嫡女谋妃》 第二章 严惩恶奴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顾西凉燕云夙小说无广告阅读.doc文档

站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