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好书鉴赏 > 文章正文 好书鉴赏

(无弹窗)小说在三爷心尖撒个娇 作者云玺

2022-04-29 12:05:11 好书鉴赏

在三爷心尖撒个娇

《在三爷心尖撒个娇》小说试读

摸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给她名义上的丈夫时,才发现他们没留对方的号码。

宋芊芊:“……”

算了,没其它办法了!

有出租车过来。

客人刚下,她赶紧拎着行李冲上去。

“师傅,去中兴路那边。”

蒋沥南家那小区叫什么名字来着?

哎,不管了,先到了再说。

亏得她下午时亲自开了趟车,不然这会儿连大概路线都记不住。

浑身湿漉漉的宋芊芊顺利和进门的业主一起混进了小区,凭着记忆找到了蒋沥南家门口。

门铃按了一遍又一遍,里面毫无回应。

宋芊芊又冷又饿,疲惫奔波一整天的身体止不住地轻颤,手脚软得几近站立不住。

她目光涣散地看着面前紧闭着的房门叹气。

这么晚了,还下着雨,舅舅不会还带着女儿在外面吧?!

那她得等到什么时候?

“咕噜噜……”

肚子发出一连串抗议。

宋芊芊想到付完车费就空了的钱包,只能摸着肚子,拽着行李箱倚墙坐到了门口。

从上飞机开始,她就水都没喝一口。

刚落地又得到了男友与姐姐订婚的消息。

去酒店砸场子,去医院包扎,撩了男人去结婚,回家收拾行李……一整天打仗似的,情绪也大起大落。

没停下来没感觉,此刻一切尘埃落定,她的精气神瞬间被抽空,透支过度的后遗症纷纷涌了上来。

困,累,饿,冷种种感觉直冲得她头晕目眩,趴下去就没了知觉。

蒋沥南哄睡女儿,又在书房戴着耳机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视频会议。

等忙完,刚摘下耳机,便听到门铃在响。

他捏了捏眉心去开门。

门外站着物业保安:“蒋先生,这位小姐您认识吗?她在您家门口已经坐一晚上了。”

蒋沥南顺着保安所指的方向看去。

小女人形容狼狈,还穿着下午和他去领证时的粉色长裙。

裙子半湿不干地贴在身上,地面却积了一小滩水。

她呼吸微沉,微张着的唇瓣干涸起皮,小脸红通通一片,趴行李箱上睡得人事不知。

蒋沥南皱眉,上前摸了下她额头,又翻看了下她眼皮。

很好,高烧,还半昏迷。

昏睡着的女孩被他一翻动作惊扰得不太安稳,眼睛迷迷糊糊地睁了条缝。

看到来人,她开心地咧开小嘴笑了,站起来虚弱往前一扑,栽倒进男人怀里。

“老公……你终于回来了。”

说完,陷入了昏迷。

蒋沥南:“……”

不错,这样了还能认得人!

保安惊讶。

蒋先生什么时候结婚了?

自从这位蒋先生带女主住进这个小区,物业那些小姑娘经常一脸花痴地讨论,谁才有资格给蒋家小公主做后妈。

看来,这位小姐捷足先登了。

蒋沥南不得不将人抱起:“多谢,人我带进去了。”

“哦哦,好的。”

保安忙回神,把行李箱帮忙放进去后,就离开了。

宋芊芊一挨上蒋沥南,就拼命往他怀里钻:“冷……饿……”

她无意识的呢喃。

蒋沥南浑身僵挺,阴沉着脸低骂:“冷死你活该!”

脚下到底一转,快速抱着人进了浴室,丢进浴缸。

打开热水,从头到脚地往她身上冲。

直到浴缺里的热水漫上来,把她大半个人泡进去才停手。

宋芊芊蜷缩的姿势终于舒展开来,蒋沥南嘲讽地嗤了声,转身出去打电话。

“送个懂医护的女人到我这里来。”

电话那端惊讶了一下,立刻明白了过来:“南哥,新婚夜的,嫂子没事吧?”

蒋沥南的眉头拧得死紧,清冷的眉眼间压抑着怒火:“顾彬,五分钟内带着人过来,不然你就滚出海城,这辈子都不用出现在我面前!”

话落,直接搁电话。

五分钟后。

顾彬满头大汗地带着人出现在蒋沥南面前。

抬腕看了眼时间,撑着双膝直喘气:“南哥,五分钟,刚好。”

指指身后还穿着一身白色护士装的中年女人:“人我带来了,护士长,懂医护,合你要求。”

蒋沥南点了点头,沉着脸带人进了浴室。

半小时后,换洗一新的宋芊芊躺到了蒋沥南的大床上。

顾彬拿着蒋沥南全新的结婚证,站在客厅半天才从震惊中回神:“你居然真娶了她?南哥,我可听说宋家最近闹得沸沸扬扬……”

蒋沥南不耐地打断他:“她是谁对我来说有区别?”

“话是这么说,可……”

“顾彬!”

蒋沥南冷声道:“我的目的你清楚,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女人,身份背景换谁都一样!”

顾彬一愣,随即笑了,极其狗腿地笑:“那是!以你的身份,养后宫三千那都是九牛一毛。”

他往卧室方向探了下头,小声道:“这位宋小姐在名媛圈里很有名,稳坐名媛圈颜值一把手的位置多年。我现在怀疑你根本不是随便找的人结婚,而是瞅准了小肥羊,等着她自投罗网!”

蒋沥南转头看他,眉眼清冷:“你觉得我配不上她?”

呃……

顾彬连忙摇头摆手否认:“怎么可能!我南哥配谁都绰绰有余,我这不是羡慕嫉妒你么。”

护士长正好这时从卧室出来。

两人打住对话。

顾彬忙问:“怎么样了?”

护士长看了眼顾彬,又看了眼蒋沥南。

顾彬是医院的未来接班人,而面前的这个蒋医生是顾院长都要敬着几分的人。

孰轻孰重一眼分明。

护士长恭敬地向蒋沥南微微行了个礼:“里面那位小姐是淋了雨感冒,我刚给她打了针,喂了药,烧已经控制住了,现在睡着了。”

蒋沥南点头:“辛苦。”

转身进了卧室。

顾彬小声提醒护士长道:“今天这里什么也没发生,你也没来过,明白?”

蒋沥南一走,护士长脸上的沉稳立即消失,满脸痴迷:“顾少放心,我明白,什么都懂。”

顾彬啧了声,他家南哥的魅力真大。

中年妇女都不放过!

送走护士长后,顾彬转身刚进门,就听刚从卧室出来的蒋沥南道:“你怎么还在?”

“???”

顾彬一脸震惊:“不是吧南哥,卸磨杀驴啊你这是,我明明……”

“在我杀之前,你还可以滚。”

顾彬:“!!!”

还带这样的?!

对上蒋沥南杀气凌凌的目光,顾彬投降:“好好好,我马上滚,不打扰你们新婚夜了!”

忙碌一晚上的顾大少水都没喝上一口,转身就把自己关门外了。

蒋沥南准备去书房的榻榻米上将就一晚,路过没合拢门的主卧时,无意识往里瞟了一眼。

睡得深沉的小女人大概因为热,腿一抬,掀飞了被子,一条白花花的大长腿露了出来。

小说《在三爷心尖撒个娇》 第7章 卸磨杀驴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无弹窗)小说在三爷心尖撒个娇 作者云玺.doc文档

站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