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好书鉴赏 > 文章正文 好书鉴赏

鹊踏枝柳如意沈岐远全本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2022-04-29 12:32:52 好书鉴赏

鹊踏枝

《鹊踏枝》小说试读

如意被他给气笑了。

她招手唤来店小二,咬着后槽牙道:“你说,这人怎么上来的?”

店小二老实地道:“一个时辰前这位客官独身进楼,抛下几锭金子就能往三楼上走。小的看他出手大方,便没有多问。他上来之后只说一个时辰后来给他送酒,其余时候不要打扰。”

沈岐远探究地看着他,把小二吓得立马双指指天:“小的没有撒谎,他给的金子还在柜台里放着呢,大人尽可查验。”

如意多问了一句:“他来时可有异常?”

小二想了想:“只除了斗篷厚了些,其他不见什么异常。”

本就是孟秋时节,风渐冷,不少人出门都会拢一件斗篷。

“亭川。”沈岐远吩咐,“去采证,查一查那金子的来处。”

“是。”

他复又看向如意:“就算他钱财来路不正,到底也是上了这第三楼。楼上只你与他,照伤口角度来看,他不是自杀,你依旧嫌疑深重。”

这人可真是,那么柔软的嘴唇是怎么吐出这么冷硬的话的?

她哭笑不得,扭头问仵作:“您确定这人的死亡时间是这两个时辰内?”

突然被质疑,李仵作十分不悦:“老夫验尸十几年,还能有错?若不是死于两个时辰内,他身上就该有蛆虫了。”

“可是今日天气甚凉,尸身腐化本就缓慢。”

“再缓慢死者也是一个时辰前才来这酒楼,难道还能在来之前就死了?”李仵作不以为然。

如意点了点头:“还真有可能。”

“你胡说什么!”

不理会仵作的恼怒,如意开始搜寻地面。

她记得那个声音,一下一下地拍在地板上,类似于——

掀开圆桌下的垂帘,如意愉悦地打了个响指:“就是这个。”

一尾小鱼躺在桌下,已经干涸得一动不动。

沈岐远看着她用手帕将那尾鱼包起来,淡声道:“柳姑娘这做派,与寻常贵门女子倒是不同。”

都这个节骨眼了还顾什么做派不做派的。

如意道:“据店小二所说,荣掌柜上楼之后什么也没要,只让一个时辰之后送酒,那这条鱼从何而来?”

巴掌大的白仙鱼,是会仙酒楼的招牌食材,专程从秀州运送过来的,肉质十分鲜美。

如意扭头看向店小二:“这鱼只能存活于寒潭,想必你们也为它专备了冰窖。”

“这是自然,冰窖就在后厨的地下。”

如意满意点头,将裹着鱼的帕子放进沈岐远的手里,长眼潋滟:“我能想明白的事,大人想必比我更早察觉端倪,却为何一意怀疑于我?”

比如作为案发现场,这地上却干净得没有任何血迹。

比如死者的衣裳,斗篷干燥,袍子却是一种水汽浸染的濡湿状态。

种种疑点他分明都看在眼里,却还揪着她不放。

沈岐远将鱼递给身后的紫帽护卫,面无表情:“真相没有大白之前,保持对每个人的怀疑是刑部司的本分。”

“哦?”她笑,头微微侧下来,上目望他,“我还以为是大人舍不得我走呢。”

沈岐远霎时沉了脸,摄人的气势如黑云压城般盈满整个厢房,风扬纱帘,花几上的青瓷瓶轻震。

仵作和店小二都吓得后退了半步,跟了他多年的紫帽护卫也屏了呼吸。

如意站着没动,不但没惊慌,反而直勾勾看进他的眼里,下巴微抬,意味深长。

眼神交汇之间,他怒意满溢,她春风和煦;他略带杀意,她无辜戏谑。

片刻之后,沈岐远先侧开了头,冷声道:“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对宁远侯不要的东西感兴趣。”

如意其实只是想逗一逗他,但他这反应也太激烈了,倒像真有些什么似的。

她啧了啧舌尖,拐着腔调“哦”了一声。

沈岐远不再理会她,只沉声唤小二:“带路,去冰窖。”

“您这边走。”

会仙酒楼的冰窖很大,数十口水缸里装满了白仙鱼。

沈岐远跨进去,稍稍一搜就看见了角落里几道拖拽出的人血痕迹。

“很显然荣掌柜早就死了,有人用这冰窖保存他的尸身,再伺机嫁祸于我。”如意拨弄着缸里的冰水,“所以他尸体边才会有冰窖里的白仙鱼,衣裳也会濡湿。”

“这怎么可能呢,我亲眼看见他上楼的呀。”小二嘟囔。

如意哼笑:“既是拢着厚厚的斗篷,你怎知上去那人就是他。”

小二愕然。

沈岐远垂眼问:“此处的钥匙在谁手里?”

“回大人,白仙鱼珍贵,钥匙自然只有掌柜的有。”

“那便将掌柜的带回衙门问话。”

如意抚掌:“厢房既然不是第一现场,小女的嫌疑便可洗清一半,多谢大人。”

看这人一副脱身有望的兴奋模样,沈岐远舌尖抵了抵下颚,稍显不悦。

他突然开口:“闻说柳家大姑娘自小体弱,极其畏寒,眼下姑娘站在这冰窖之中,怎么不见丝毫惧怕?”

如意一怔,慢慢伸手抱住了自己的胳膊:“嘶,大人不说小女还未察觉,这地方可真冷啊。”

“好冷好冷,待不下去了,小女先告退。”

她一溜烟地登出了冰窖。

结果还不待喘口气,背后就响起沈岐远的声音:“身手矫健,也不似闺中弱女。”

如意嘴角抽了抽。

她侧过头来,索性笑了:“大人想说什么?”

他漫步靠近:“寻常官家女遇见命案,莫说找线索,连看一眼尸体都是不敢的。姑娘不但不怕,而且还会推案——这可不是柳太师会教的东西。”

甚至她的举止,虽然也尽力在学着规矩,但那些个礼仪在她做来,莫名就有种装腔作势的揶揄之感。

他半阖眼盯着她,像是想把她这层皮盯穿。

如意无畏地迎上他的目光,片刻之后,倏地恶劣一笑。

“那岂不是好。”她道,“我这样与众不同的女子,才好与大人相配。”

“……”

沈岐远果不其然地往后退了一步。

如意抬袖掩唇,矫揉嗲声:“小女情场失意,正是难过时,大人不如就将小女带回宗正司,好叫外人知道我柳如意有了新归宿,免得再拿宁远侯的事来戳我脊梁骨。”

他又退一步,扭头避开了她的视线:“你做梦。”

说是这么说,如意打眼瞧过去,却见他背脊僵硬,墨睫轻颤不止。

小说《鹊踏枝》 第3章 揪着她不放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鹊踏枝柳如意沈岐远全本小说章节目录阅读.doc文档

站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