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好书鉴赏 > 文章正文 好书鉴赏

新婚夜,战神侯爷被偷袭全本章节阅读

2022-04-30 12:10:27 好书鉴赏

新婚夜,战神侯爷被偷袭

《新婚夜,战神侯爷被偷袭》小说试读

第1章替嫁

“起轿——”随着官媒的一声令下,华香宝盖的喜轿缓缓起步。

痛......

若昭被颠醒,似乎每一寸肌肤都要裂开了,她拼尽全力睁开眼。

这又是什么地方?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在研究室里被劫匪一枪打死的时候。

若昭下意识地摸了**口,霞帔之下,肌肤光洁如新,根本没有伤口,难道她没有死?

突然,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泄洪的潮水般涌入她的脑海,若昭花了片刻才勉强接受自己魂穿的事实。

原主跟她同名,名叫林若昭,原是将军府第二任夫人所出的嫡小姐,却因为父亲新娶了续弦,便谎称她病重,一直养在庄子里,如今为了家族利益,又被接回京城,被迫要嫁给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南安侯。

传闻,南安侯萧瑾是个暴戾凶狠,残酷不仁的武夫,京城贵女都不愿嫁,而他多年未娶还有个原因就是…不举。

因此,万念俱灰的原主上花轿后终于服毒自尽,若昭这才能借尸还魂。

若昭摸了摸袖子,果然有个写着“砒霜”的白玉瓷瓶。

她忍不住啧了一声,真够狠的,居然服用这种必死无疑的药。

眼下,她体内还残存着砒霜的余毒,如果她不能解毒,只怕花轿还没到南安侯府,她又要死了。

不!她不能死,她不要死!她要承接原主的一切,好好活下去,还要报答肉身之恩。

如果她在研究室里,莫说砒霜,就是鹤顶红,断肠散,什么毒都能解。

正想着,若昭的眼前竟然就凭空出现了一道蓝光,再看这不就是她的研究室的缩小版吗?

若昭惊讶的从研究室里取出一瓶药片,倒了两片吃下去,顿时感觉神清气爽,血脉的每一寸都无比畅通,余毒已解。

老天到底待她不薄,这研究室居然也一并带过来了。

若昭暗自窃喜着,花轿倏地来了个急刹。

花轿外,传来官媒的声音:“你们拦在这里做什么,若是冲撞了侯夫人,可吃罪得起?”

“未进侯府,不算侯夫人。”

闻言,若昭忍不住挑开轿帘一缝查看,侯府侍卫冷着脸将花轿拦在门外,若再进一步,恐怕就要用刀枪拦路了。

看样子,这个萧瑾也不怎么欢迎自己啊。

一侧的官媒捏着团扇,尽量保持冷静:“各位挡在这,恐误了吉时啊!”

侍卫轻蔑道:“侯爷说了,林小姐只有答应条件,才可进门。”

什么条件,非要在这个节骨眼儿提出来?这根本就是那个南安侯为难她的把戏!

官媒还在为难,若昭已经挑开轿帘缓缓走出来了。

熹微的阳光下,一张美得近乎妖艳的脸映入众人眼帘。

周围众人皆是呼吸一滞,传闻的将军府嫡小姐不是自小体弱多病的吗?怎么看都觉得气色红润的很,甚至美的十分出众!

美人丹唇轻启,气吐如兰:“陛下赐婚,他南安侯萧瑾是要抗旨吗?”一句话,将南安侯置于藐视天威的境地。

若昭冷眼凝视着侍卫,不是为何,侍卫竟然感到一阵压迫,缓了片刻才开口:

“你,你莫要刁难于我们,侯爷说了,只有你与将军府断绝关系,才可进门。”

侍卫称呼的是“你”,可见一点儿都不尊重若昭。

若昭环视四周,此刻周围都聚满了看热闹的百姓,每个人都伸长了脖子想看若昭的笑话。

“哪个女儿会主动与娘家断绝关系呢?”

“不断绝关系,这新娘子却连门都进不去,传出去可是天大的笑话。”

进退两难......

然而若昭玉手拂过鬓边流苏,红唇微扬:“要提条件也应该是我先提。”

所谓将军府只她当成谋取利益的工具,断绝关系正是她想要的。

侍卫们皆是一愣,若昭又道:“我入侯府,侯爷三年不准纳妾,作为回报,我与将军府断绝一切关系。南安候若同意我的条件,我今日方可嫁入侯府。”

声音清脆响亮,掷地有声。

与将军府断绝关系后,将军府那群豺狼必然不会就此放过她,羽翼未丰时,她必须借萧瑾的势活下来,再静待一个时机离开,三年时间,足矣!

侍卫又愣了一下,若昭是天底下第一个敢向南安侯提条件的人!

在场所有人都惊愕的合不拢嘴,这位林小姐,真是不得了,竟然当众向南安侯提条件,还同娘家断绝了关系!

挡在门口的侍卫也微微瞪大的双眼,片刻过后才转身进去通禀。

侯府,南朱阁。

连喜服都没换的南安侯萧瑾正坐在案前擦拭宝剑,听了侍卫的话,一挑眉:

“她当真这么说?”

侍卫看了一眼萧瑾的神色,疑惑萧瑾竟然不生气?

“是。”

萧瑾将宝剑放回剑鞘,颇有兴趣地道:“既然她想当那个恶人,那便由她。”

文宣帝想牵制他,急急的找了个贵女来给他施压他若欢天喜地迎了若昭入府,紧随其后的定是皇帝接连的赏赐。到时候他的侯府必然充满莺莺燕燕,一派乌烟瘴气。

他偏不受用,吩咐侍卫在门口就给她个下马威。

而现在,有了林若昭这番话,他能乐得清静三年,有何不可?

侍卫又道:“那,可否迎她入门?”

“迎。”

萧瑾的目光落在侍卫远去的背影上,逐渐悠远,林若昭…...传闻里因病养在庄子里十八年的小白兔居然有这么泼辣的一面,还真是有意思。

侍卫回到门口时,若昭还站在花轿外,她站的笔直,即便面对周遭百姓的议论奚落也没有一丝怯场,一身殷红的嫁衣更衬得她气场全开。

“侯爷请您进门。”侍卫拱手,态度比刚刚好多了。

若昭却没有马上回花轿,她清了清嗓,铿锵有力道:

“天地可鉴,众人为证,今日,我林若昭在此承诺,与将军府断绝一切关系,而南安侯萧瑾也承诺三年内不纳妾。”

伸手拔下头上的三尾凤钗,以不及迅雷掩耳之势摔到地上,凤钗被顷刻四分五裂。

“如有违背,犹如此钗!”

众人还未回过神来,若昭已经回到了花轿,还提醒性地拍了拍花轿横木。

众人反应过来,随着官媒一声令下,花轿终于摇摇晃晃的进了侯府的大门。

可惜,府内并无什么大喜之象。

萧瑾直接称病,连拜堂都没出现。

他是异姓侯爷,父母双亡,府里只有一个年过花甲的祖母。

若昭向萧老夫人敬茶。

萧老夫人慈祥可亲,她递红包时拍了拍若昭的手,安慰道:“孩子,委屈你了,我们家瑾儿并非传闻中的那样,他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你多帮衬他!”

若昭心里笑了,不懂事的孩子?怎么,这年头没有妈宝,还有奶宝?

她抬眸,却发觉萧老夫人面色铅白,眼下淤青严重,就像是久病未愈一般。

“我不委屈。”

她是为了摆脱将军府才嫁进来,等风头过了,她就与萧瑾和离,所以,萧瑾待她再差都没有关系。

一番礼仪完毕,若昭由下人们簇拥着回了她居住的院落——北朱阁。

撤去锣鼓喧天,北朱阁就显得寂寥许多。

若昭累了一天,只吩咐陪嫁丫鬟春芽打水进来沐浴。

春芽试探的问:“小姐,天未黑尽,侯爷都尚未过来,这样歇下是不是不太好啊?”

若昭一边将头上的负担卸下来,一边回答:“你认为今天晚上他会来吗?”

春芽想了一会儿还是摇摇头,拜堂都未出现晚上怎么可能来呢?

“既然如此,不如早些休息。”若昭说着又伸手从研究室里取了些安神养气的药包出来扔进浴桶里,房内霎时弥漫着一阵清新的药香。

春芽看不见研究室,正疑惑药包是从哪来的时,门外就响起了一阵剧烈且急促的敲门声。

不待春芽开门,雕花木门便被身着侍卫服饰,身材魁梧的女人撞开了。

小说《新婚夜,战神侯爷被偷袭》 第1章 替嫁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新婚夜,战神侯爷被偷袭全本章节阅读.doc文档

站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