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好书鉴赏 > 文章正文 好书鉴赏

摄政王他只想以身相许小说(完结)-鹤时月君麟奕萧肆章节阅读

2022-06-02 10:12:37 好书鉴赏

十分具有看点的一本爽文《摄政王他只想以身相许》,类属于古代言情题材,主人公是鹤时月君麟奕萧肆,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旺仔小章鱼,故事内容梗概:“小小年纪,竟行如此血腥凶残之事!来人,给我拖出去……”“父亲就不想知道,这东西哪儿来的?”鹤时月今日醒……...

摄政王他只想以身相许

《摄政王他只想以身相许》小说试读

此时,定国公府。

姨娘南氏听了传闻,就哭哭啼啼的前往定国公的住处,她眼泪一擦,哀嚎的就扑进国公爷的怀里:“爷!小公爷这是要害死咱们啊!”

“谁不知道那萧肆是摄政王的心腹,小公爷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连萧肆都敢轻薄!

若是摄政王回头怪罪下来,咱们国公府怕是满门的性命都不够平息他的怒气的啊!”

定国公被吵的一个头两个大,尤其是听见南氏最后一句话,顿时冷下脸:“把那个孽障给我叫来!”

鹤时月午睡还没清醒,就被传话叫到书房。

定国公府如今虽说是定国公当家,可老国公尚且健在。

这些年,若不是有老国公护着,只怕鹤时月早就被亲爹打死了。

自从鹤时月的娘亲病逝之后,南氏入门,鹤时月的日子就艰难起来。

明面上看着,她是尊贵的小公爷。

可中馈掌握在南氏手中,就连母亲曾经留下的嫁妆,也是南氏打理。

南氏明面上一副心疼她,舍不得她受半点苦的样子,实际上做梦都想把她养废了,好让自己娘家的小侄子过继到国公府!

在原主的记忆中,鹤时月很少见到父亲。

即便是见到了,也不是打骂就是责罚。

所以原主见着父亲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能躲着走绝不碰面。

可没想到,原主大婚当日,因为南氏的挑唆,被自己的亲爹活活打死。

想到这儿,鹤时月脸色微微一沉,浑身血液仿佛瞬间冻住一般,面无表情的走了进去。

鹤时月还没进门,就看见一盏杯子砸了过来:“混账东西!给我跪下!”

好在鹤时月反应迅速,脑袋一偏,堪堪躲了过去。

“国公爷,您别生气。”

南氏立马乖巧的递了一盏热茶,生怕定国公手头没有趁手的家伙。

鹤时月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淡淡道:“跪下?凭什么?”

她心中没有这个父亲,自然也不会敬他。

定国公手上杯盏一顿,似乎有些意外的看向鹤时月。

在他印象中,这个孽障从来不敢大声跟他说话,在他面前不仅懦弱无能,还怂的狗都不如!

可今日,鹤时月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仿佛变了个人一样。

他不禁搁下手中茶盏,厉声道:“你败坏门风,在外放浪形骸,这是一错。”

“又对摄政王不敬,陷家族于险境,这是二错!”

“难道你不该跪?”

看着便宜爹这副冠冕堂皇的样子,鹤时月险些就跳起来拍手叫好了。

她冷笑一声,随后目光看向南氏,一步步逼近:“我彻夜不归,在外放浪形骸,这件事姨娘怎么知道?”

南氏有些疑惑,鹤时月这个蠢货,怎么好端端的来问她了?难道她发现什么了?

“小公爷彻夜不归,留宿青楼的事儿传的全京城都知道,妾身,妾身也是听说。”

“听说?”鹤时月嗤笑一声,突然从怀里将一个盒子扔到南氏面前,“那姨娘看看,这双手可认得!”

盒子里,断指掉了出来,还沾着血迹。

南氏毕竟是深闺妇人,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当即吓得两眼翻了几翻,险些晕了过去。

她回过神来,也顾不上规矩礼数,一头扑进定国公怀里:“国公爷,小公爷这是要吓死起身啊!”

“若是小公爷对妾身有什么不满,尽管只说便是,何必要当着国公爷的面儿做出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事儿呢?”

定国公怒视着鹤时月骂道:“混账!你这是做什么!”

“小小年纪,竟行如此血腥凶残之事!来人,给我拖出去……”

“父亲就不想知道,这东西哪儿来的?”

鹤时月今日醒来的时候,这个盒子就在她房里了。

盒子里只有一句话,大概意思是让她提防身边人。

以鹤时月的脑子,看到字条的时候就明白了一切。

定国公府想要她死的人不少,可既想要她死,又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她下药的人却不多。

原本她心中还有几分犹豫,可方才看见南氏的反应,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抱着胳膊,深深地看了南氏一眼,“姨娘买通人给我下药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今日的后果?”

南氏委委屈屈的缩回定国公的怀抱:“国公爷,这么多年,妾身对小公爷的疼爱您是看得见的。如今小公爷就凭着这双手,就要污蔑妾身!妾身不如死了算了!”

南氏说着,就要往一旁的柱子上撞去。

“姨娘要死,死远点。”

鹤时月忽然开口,那一瞬,杀意凌然!

定国公还是第一次在鹤时月的脸上看到这种表情,这种蔑视和冷漠。

他心里忽然一空,好像有什么东西悄悄溜走,他却抓不住。

“混账!你说的是什么话!南氏还会害你不成!”

鹤时月眼神里满是讽刺:“姨娘有没有害我,找到这断指的主人一问便知!”

“只是姨娘,你敢吗?”

南氏身子一软,险些跌在地上。

定国公也不是傻子,鹤时月话说到这个份上,再一看南氏的反应,还有什么不明白。

他狠狠的瞪了南氏一眼后,怒声道:“还不滚回你自己的院子里去!从今天起,不得外出半步!”

“国公爷……”

“滚!”

定国公收拾完南氏,这才平息怒火,看向鹤时月。

“南氏有错,可说到底还是因为你劣性不改,才酿成祸事!”

鹤时月面无表情,静静地看着这个所谓的父亲。

下一刻,果然,定国公毫不留情道:“若是摄政王追究,你便主动认罪,胆敢牵连国公府,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呵!

他本来就没儿子。

鹤时月懒得理会定国公,不等他发完火儿,便转身离开。

刚回到自己的小院,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门外便传来了一声暴怒:“鹤时月!你给老子滚出来!”

“你个混账东西,竟敢做出这种混账事儿!今天老子非得打断你的腿!”

小说《摄政王他只想以身相许》 第2章 打断你的腿 试读结束。

《摄政王他只想以身相许》网友点评

梦中楼上月下:旺仔小章鱼写得不错,逻辑上能够通顺,文笔很好,能让人有看下去的欲望,能多更新点就更好了

无人问我粥可暖:看了旺仔小章鱼大大的作品,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自觉七经八脉为之一畅,七窍倒也开了六巧半,所以您什么时候更新?风华绝代人间极品世界最美第一的大大在更几篇吧!

文档下载:摄政王他只想以身相许小说(完结)-鹤时月君麟奕萧肆章节阅读.doc文档

站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