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好书鉴赏 > 文章正文 好书鉴赏

杨水娣胡大诚(原文完整)《恶女穿进女德剧》无弹窗免费阅读

2022-07-20 14:16:38 好书鉴赏

《恶女穿进女德剧》这篇由慕歌写的小说,故事情节错综复杂一环扣一环。给人有种一口气看到底的感觉。主角是杨水娣胡大诚,《恶女穿进女德剧》简介:“杨水娣你不能这么对我们!就算是你照顾不了,钱总要给点吧!我爹死了,家里的钱还不是任由你作践,你这么对我,难道……...

恶女穿进女德剧

《恶女穿进女德剧》小说试读

第2章

胡大诚对这个花五百大洋买回的老婆压根不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和买个其他东西并没有区别,好处还是算听话懂事,比一般的奴才还好用。

现在听到杨水娣又有了身孕,自然是更加的喜不自胜,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年纪还没老呢。

杨水娣根本没晕过去,不过是躺在床上懒得睁眼,外面还传来胡大诚骂儿子的声音,系统有点着急了。

“宿主请按照原来的剧情发展,放弃自己的孩子,做一个以一心一意对待继子的好后母,遵照原主设定。”

杨水娣:“我没病,谢谢。你凭什么让我放弃现在肚子里的那块肉,去照顾那两个咬不熟的小白眼狼?”

更何况肚子里这个她也没准备生下来。

“宿主不要固执,请按照原有的人设进行,原主喜欢孩子,是一个心甘情愿为了孩子奉献出自己一切的好女人。”

闻言杨水娣冷笑一声:“说这话我就不明白了,既然她喜欢孩子,那为什么自己肚里面的孩子无辜死了?可她丝毫不生气,反而还帮着继子?又为什么不爱护好自己孩子的生命?难不成只有继子的命才是命?她的孩子就不是一条命了吗?你到底是按照什么来评判的?”

系统明显被杨水娣这一番话弄懵了,翻来覆去也就是那几句话,杨水娣干脆直接不去搭理,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才睁开眼睛。一双迷茫的大眼睛充斥着不安,看到胡大诚那衰老的背影时,眼中竟然流露出深深地眷恋,虚弱地抬起了手:“老爷......”

胡大诚心里正烦躁,听到这话回过头,原本想训斥两句打断他说话的杨水娣,可是想到杨水娣还怀着孩子,只能硬忍下自己的怒火:“醒了啊,你感觉怎么样?”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跪在地上的胡成明就叫嚷着跳了起来:“爹!她亲口和我说孩子不是你的!她和外面野男人勾勾搭搭,给你戴绿帽子,你怎么还维护她啊!”

“孽障,你给我闭嘴!”

当着屋子里这么多下人的面,胡成明一口一个他被戴了绿帽子,气得胡大诚脸皮都在哆嗦。

杨水娣的孩子到底是谁的,他再清楚不过,这个女人从进了胡家开始,压根都没和其他男人说过一句话!

“爹你不能被她外表给骗了!她刚刚还打我耳光,还有头上的簪子扎我,你看看我脸,你看看啊。”胡成明现在都觉得脸上**辣地疼,他把自己的脸给胡成明看,想着上面肯定有个硕大巴掌印。

胡大诚强忍着心里的怒火瞥了一眼,只见儿子白白胖胖的脸上,别说是巴掌印了,连个红印子都没有!

再想想刚刚管家说,丫鬟们都看到了,大少爷对着杨水娣拳打脚踢,气的他话都有点说不清了。

“我看你脸上好好的!什么都没有!”

杨水娣眼看着火候差不多了,才颤巍巍地举起手,艰难地从床上下来,跪在胡大诚面前:“老爷,明儿他只是一时冲动,他年纪小,说话不顾头尾,你就不要责怪他了。”

杨水娣泪水涟涟的模样,简直让胡成明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气死他了,现在他后脑勺摔得两个包还在作痛呢,可偏偏那是其他人都看到了,是他抬了腿之后,这个臭女人才晕倒在地上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爹也不相信他说的话,看起来底下人说得没错,等她肚子里那个小畜生出生了之后,这个家里更没有他的位置了!

见到胡成明发火,杨水娣明显颤抖了一下,紧接着蜷缩在床脚,顶着胡大诚的目光抽泣着开口:“老爷,你就不要责怪明儿了。”

她顿了顿,看着胡成明心里嗤笑一声:“他只是觉得老爷年纪大了,老来得子难免会对小的疼爱些,若是将家里财产都留给了我腹中的孩儿,他与雪儿就什么也没有了。”

说完之后,她像是极为害怕地看了眼胡成明,又抽泣着开口:“明儿......也是担心老爷的身体,他担心老爷身子不好,无法让我受孕,这才,这才一时口不择言。”

胡大诚最讨厌什么?

当然就是有人说他年纪大了!

结果现在这话是亲儿子说出来的,而且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岂不是在说他年纪大了,活不了太久?还是在说他老糊涂了?

小小年纪,还在说他不能人事?!

“混账东西,这些话你都是从哪里听来的?老子的身体再不好也不用你来为我准备后事!”胡大诚一生气就拼命地咳嗽起来,干枯的老手不停捶打着胸口。

系统在杨水娣脑子里拼了命地叫着,杨水娣理都不理,只是跪着死死抓着胡大诚衣角:“老爷,你也说句话啊,我的孩子是不是你的,老爷心里当然清楚。水娣自知身份卑微,可也从不敢做对不起老爷的事!”

说着她回过头,泪眼朦胧,一副哀哀欲绝的模样看着胡成明:“大少爷,您行行好不要气老爷了吧,到底他是您的生父,您不能因为老爷身体不好,就......就说老爷快要入土了啊!”

杨水娣唱作俱佳,胡成明平日里就是蛮横无理,这话说出来压根没有人质疑。毕竟这个大少爷,自从胡大诚娶了杨水娣之后,背地里也没少乱说......

胡大诚这一下是真的气狠了,白眼一翻差点晕过去。

杨水娣会让他就此晕了嘛?

那当然不行!

学着胡大诚平日里对待原主的方式,她伸出手,借着衣服的遮掩,趁所有人都不注意,用藏在袖子的针猛地扎在胡大诚身上!!

胡大诚一蹶的弹起来!整个人晕头转向,脑袋被气得嗡嗡作响,还没来得及反应点什么,胡成明凶神恶煞地扑了过来......

“你,你血口喷人!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你为什么冤枉我?!”胡成明快气疯了,他跳起来张牙舞爪地就朝着床上杨水娣扑去。咬牙切齿地骂着,一张肥美的脸上五官都因为愤怒而挤在一起,瞧那副的模样,哪里像是一个15岁的孩子?简直就像是一头要咬死人的野兽啊!

那边杨水娣见状连滚带爬地躲到胡大诚身后,死死抓着胡大诚的衣角,看起来像是在求饶,实则是不动声色地将这老头子推出去当个挡箭牌,就算那小王八蛋扑过来的也绝对伤不到她。

“明儿,不,少爷,求求你就放过我腹中的孩子吧,我发誓,孩子绝对不会和你争夺家产的,这也是你未来的弟弟呀,你就这么狠心,一定要他的命吗?!”

她说完低下头,哀哀欲绝地哭了起来:“老爷,您行行好救救我吧!知道您疼爱大少爷大小姐,可这也是您的亲骨肉啊,我发誓,若是老爷不喜欢,待到生下孩子,我自愿向老爷求一纸休书,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求这个孩子!”

胡大诚一边让人拦住儿子,一边还要被杨水娣哭得头也疼,听到这话更是气得脸色铁青:“说的什么混账话!我胡家的后代,你还想带着跑了不成?”

这话也难怪,前头那位成婚几年肚子都没动静,好不容易生下一儿一女还福薄病死了,他这一脉人丁稀少,好不容易又盼来一个还差点被弄掉了,怎么能不心疼?他是不会心疼杨水娣那五百大洋的贱命,但是稀罕她肚子里这块肉啊!

胡成明想不到这么多,看着爹的态度越发愤怒,竟然是咬着牙连胡大诚都怨恨上了:“好啊,难怪别人都说有了后妈有后爹,你现在是巴不得没我这个儿子对不对,恨不得把我和妹妹一起赶出家门才满意!”

好巧的是他这话刚说完就被听到动静赶来的胡成雪听到了,这个穿金戴银的大小姐当场脸色发青,在一看那个后娘正抱着她爹的腿,爹拦住了哥哥不让打,心里更信了五分,整个人都快要气疯了,一把推开身边的丫鬟就同样扑过去:“贱女人都是你勾引我爹!我爹现在都说不要我们两个了,你个狼心狗肺的畜生,不是我爹,你早就被卖到见不得人的地方了!”

她一把上去就抓伤了胡大诚的脸,可怜胡大诚前面一双儿女都在和他厮打,后面一个杨水娣死死顶着不让他后退。他一边顾忌着原配的孩子,一边向着杨水娣肚里的种,进退两难狼狈不堪,嘴里乱糟糟的解释又解释不清,场面顿时乱作一团!

“管家,管家!赶紧把大少爷和大小姐带走!”胡大诚实在招架不住,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把他憋死过去,等到管家和底下人终于把一对兄妹拉开的时候,他已经脸色苍白跌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这时才注意到脚边的杨水娣,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把她也带下去,以后没什么事,就不要出现在明儿和雪儿面前了!”

这时候她脑子里那个系统又开始响了起来:“剧情已经出现严重偏差,请宿主化解父子间的误会,用爱感化继子。”

“宿主挑拨离间的行为,已经与女德标准严重偏差,还请尽快回归剧情,不然将会有电击惩罚。”

杨水娣嘴一撇,压根没有听话的意思。很快一阵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她脑袋就如同被重锤狠狠地敲击一般,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身体也是摇摇欲坠。

这一下疼痛毫不含糊,杨水娣咬着牙受下,在别人看来她只是挨了打又受到这么多的惊吓,看起来脸色格外不好而已。

身边跟着伺候的丫鬟把她扶起来,谁料刚刚走到回廊,立马变了脸色干脆利落丢下她的手。

杨水娣一个不妨,脚步踉跄了几下,幸好扶住了旁边的柱子才站稳。

“您还真是身娇体弱,有了孩子之前也不见这样子,老爷现在不在这里,装出这么一副狐狸精的样子,可也没人稀罕你。”

丫鬟一噘嘴,竟是一副瞧不起的杨水娣的模样。

“你就自己回去吧,我手里事还多着呢,可没那个时间跟在你身边伺候。”丫鬟一脸的厌恶,甚至还在身上用力擦了擦自己的手。

杨水娣抬眼看了看这个丫鬟,她叫翠儿,一心想着攀高枝做姨娘,谁知胡大诚年纪大了,压根就没有这个心思。再怎样也是白费心机,于是就把一腔怨恨全部发泄到了原主身上。虽然跟在旁边伺候,但是平日里她自己才像个主子一样。

又觉得是原主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一心献媚缠住老爷,现在看到她怀了胡大诚的孩子,那心里更是怨恨至极。

没有直接把她推倒在地上已经是顾及着孩子了,哪里还肯给她好脸色看?

不过,杨水娣可完全没有这个顾忌。

“翠儿,你这是已经拿自己当正头姨娘对待了啊。”她坐在栏杆上,缓了缓自己的精神。等着被电击之后的疼痛下去不少,她才抬眼看着已经准备走的翠儿冷笑出声。

“以为自己是谁啊,还以为自己能飞上枝头呢?”

翠儿最讨厌什么?

最讨厌有人提起她娘勾栏的出身!她转过头怒视杨水娣,手里帕子甩得想要起飞了:“你又比我好的到哪去?爹是酒鬼,弟弟是烂赌鬼,梅香拜把子都是奴才,觉得自己肚子里多块肉了不起?”

她都快恨死杨水娣了,怀孕了还天天留在老爷身边,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擅长狐媚勾引人!

“是啊,可是谁让我肚子里有块肉,你肚子里注定了没有呢?”杨水娣笑着起身,她缓步走向翠儿,还特意摇着自己的腰肢,一副娇滴滴的模样。

眼见着翠儿一双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恨不得咬下来她两块肉的表情。

杨水娣嫣然一笑。

她一把抓住翠儿的头发,先是狠狠地一下用力撞到墙上,紧接着强迫翠儿抬起头,啪啪啪的几个耳光子招呼了过去,直打的翠儿那张原本还算清秀的脸,脸皮紫胀嘴角都给她活生生打破了。

这个歹毒的丫鬟,原主小产之后她不仅不照顾,反而以原主弄脏了被子为由,让这个身体虚弱的女人自己在院子里打冷水,彻夜的清洗被褥。

等到原主累趴下了还要嘲讽几句,后来在原主被胡家亲戚为难的时候,在旁边添油加醋,更是凭空捏造说原主和外面很多男人都不清不白,之前肚子里的孩子也不知道是谁的。

直逼着原主跪在胡大诚灵堂前让人扒光了衣服羞辱......

一想到剧情里面那些事,杨水娣下手更狠了,又连着撞了两下再一脚踢到翠儿胸口,眼见她已经软绵绵地滑倒在地上,才转过身哭着往胡大诚那边跑,边跑边喊:“老爷,老爷救命啊,翠儿要杀了我啊!!”

小说《恶女穿进女德剧》 第2章 试读结束。

《恶女穿进女德剧》网友点评

百思不得你姐:恶女穿进女德剧这文写得真好,不管是整个故事线进展还是各种伏笔和转折都很精彩。但是我觉得这书写的最好的地方是人物刻画,每一个人物都很有自己的特点与魅力,感觉每一个人物都很鲜活,非常令人喜爱。

终止放荡:写作其实很多时候都是由自己亲身经历缩影而来。就像这本《恶女穿进女德剧》,如果当你回首自己写的故事,可能都会感到揪心,那么你的故事写的很精彩。

文档下载:杨水娣胡大诚(原文完整)《恶女穿进女德剧》无弹窗免费阅读.doc文档

站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