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好书鉴赏 > 文章正文 好书鉴赏

孟疏雨简丞全文小说最新章节阅读孟疏雨简丞

2022-07-20 15:59:50 好书鉴赏

最新小说他怎么可能喜欢我孟疏雨简丞整体结构设计的不错,心理描写也比较到位,让人痛快淋漓,逻辑感也比较强,非常推荐。故事简介:一睁眼就被漏进窗户的光刺得一晃,她抬起一只手盖在脸上,想着遮光窗帘为什么没有拉。记忆缓缓倒起带来,除了陈杏……...

他怎么可能喜欢我

《他怎么可能喜欢我》小说试读

孟疏雨酒醒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一睁眼就被漏进窗户的光刺得一晃,她抬起一只手盖在脸上,想着遮光窗帘为什么没有拉。

记忆缓缓倒起带来,除了陈杏,脑海里还跳出了一张男人的脸。

孟疏雨慢慢清醒过来,一个激灵抖了一床的鸡皮疙瘩。

救命啊!

老天好不容易开眼安排她和那个男人偶遇,是让她去撒酒疯的吗?

打了一天腹稿的谈判术语一个字没用上,最后怎么成了那副鬼样……

“提醒下你朋友吧,套路过时了。”

这掷地有声的话隔了一夜还在耳边360度环绕立体声循环播放。

憋得孟疏雨呼吸都有点不顺畅。

想骂她渣就直接骂,怎么还带拐着弯嘲讽人技术不行的。

她要真有心套路能用假摔这种上世纪的花招?

冤枉!

窦娥听了都要叫一声姐妹的冤枉!

孟疏雨捂着额头冷静了会儿。

算了,只不过长得帅了点,再帅也就是个路人,他怎么看她有什么重要的。

反正共识已经达成,以后也不会再碰面了。

只要不碰面,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当务之急还是先把简丞约出来说清楚。

孟疏雨趴到床头柜边拿起了手机。

打开微信,一眼看到简丞一刻钟前发来的消息:「疏雨,听孟叔叔说你还在家睡觉,我现在过来接你吃午饭吧,你醒了下楼就行哈。」

孟疏雨匆匆洗漱完换好衣服下了楼。

一出单元门就看见了简丞的车,还有驾驶室里闭目养神的简丞。

孟疏雨走到副驾边上,刚要抬手敲车窗,先瞥见了座椅上那束新鲜饱满的红玫瑰。

这段时间她和简丞互送过不少小礼物,但从没有过这样含义明确的玫瑰花。

她猜前天晚上如果不是闹了乌龙,简丞可能打算用那束花跟她正式表白。

那他今天补上这束新花的意思……

孟疏雨缩回手往后退去,脚后跟撞上阶沿,轻轻嘶了一声。

简丞听见动静一下睁开了眼,笑着下了车:“上车吧,今天去你之前想吃的那家粤菜馆怎么样?”

孟疏雨干站着抿了抿唇,放弃了委婉的周旋:“对不起简丞,我不能和你去吃饭了。”

简丞拉副驾车门的动作一顿:“你昨天都把工作交接完了,下周才要去杭市报到,这周末总不用加班了吧?”

他难得用了让人很难拒绝的语气,显然也是察觉到两人最近状态不对,急着在她离开南淮之前确定什么。

“是不用了,但我不能收你车里那束花。前段时间是我没想清楚耽误了你,对不起简丞。”

简丞的笑僵在了脸上。

八月末的天,头顶太阳烧得**,四下蝉鸣也一声高过一声的热闹,这片阴凉地却像陷入了天寒地冻的死寂。

一段关系的冷却从不会毫无征兆,其实早在半个月前孟疏雨表现得不太自然开始,简丞心里就敲响过警钟,只是一直装着不懂自欺欺人,好像这样就有转圜的余地。

可心理准备再充分,真到了这节骨眼上,还是有种如堕冰窖的恶寒。

过了好一会儿,简丞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就是想着你要去杭市了,送束花给你践行,没想催你做什么决定,你还没考虑好的话可以慢慢来。”

“我已经考虑好了。”孟疏雨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

“你是不是担心异地?”简丞搓了搓手,“我之前就说过没关系的,南淮到杭市也就四五十分钟高铁……”

“不是,不是这个原因。”

话说到这份上,再问下去,答的人为难,听的人也难堪。

但简丞似乎还是想打破砂锅:“你是不是……最近碰上喜欢的人了?”

“没有,”孟疏雨莫名其妙地摇摇头,想她最近忙工作都来不及呢,“为什么这么问?”

“我随便问的。”简丞目光闪烁了下,像是有些说错话的局促,“那既然你没有喜欢的人,也不用着急拒绝我,我们还可以保持联系做朋友的吧……”

“如果保持联系也不可能改变什么,你还想继续做这个朋友吗?”

简丞哑了声。

“你看,你缺的也不是朋友,那为什么还要联系?”

简丞被堵得无话可说,沉默半晌点了点头,没话找话地来了句:“那……你今天午饭怎么办?”

“我自己会解决的,你也快吃饭去吧。”

有时候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奇妙,用一句稀松平常的话道别,好像明天还会再见,各自转身之后却走入歧途,彼此心里都已经清楚,即使下个路口再见,也是时过境迁的光景了。

简丞站在原地目送着孟疏雨上楼,眼神一点点黯了下来。

也许这个结果不是半个月前才有预兆,而是一开始就有的——

今年六月两人第一次见面,他曾问过孟疏雨,你年纪还小,怎么会答应你爸妈来见我?

她笑着答,如果是别人就不见了,因为你以前给过我一本博尔赫斯的诗集,我很喜欢你写在书里的翻译,想着来谢谢你。

可能借来的东西总要还回去。

就像九年前他根本没给过她什么诗集,即使九年之后他闪烁其词地冒领了这份功劳,那些诗还是不属于他。

解决了去杭市之前的最后一桩心事,孟疏雨心里那块石头着了地,上楼给自己煮了碗面吃。

正嗦着拉面,收到了陈杏的消息:「醒了没?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想先听哪个?」

孟疏雨搁下筷子回复:「好消息。」

陈杏:「不行,从逻辑上讲我得先说坏的。」

孟疏雨:「。」

陈杏:「坏消息就是,我帮你仔细研究了下这个性单恋,发现[图片]……」

孟疏雨点开截图,看到了一段文字资料——

“性单恋”迄今为止只是一种网络说法,尚未形成系统明确的概念,也没有得到任何心理学权威组织及文献的承认,所以从严格意义上讲还不能被称为一种疾病。

孟疏雨:“……”

先告诉她,她可能有病,又告诉她这个病暂时还不叫病,所以也没药医,让她连挂号费都省了。

网上看病果然不靠谱。

陈杏:「不过我觉得这个病也不算胡扯吧,那抑郁症不是古代老早就有,一直到近代才能治?性单恋可能也这样,只不过你比较惨,没赶上专家研究完。」

孟疏雨无语地打字:「那我已经这么惨了,能听听好消息了吗?」

陈杏:「好消息就是,反正也没法确诊,谁知道到底是不是呢?网友建议你不要给自己太消极的心理暗示,说不定你只是还没遇到真正喜欢的人,别灰心,男朋友会有的!」

孟疏雨摁下语音键:“我看我男朋友这辈子可能忘记投胎了。”

陈杏:“昨晚不就有个来投胎的吗?打开你的手机通讯录速度dd他,给他见识见识你不过时的套路!”

“……”

她这才刚想开,还嫌她肠子悔得不够青?

孟疏雨:「我要他电话只是因为他太难找了,备着万一之后还有用。」

孟疏雨:「别想了,这个不能套。」

陈杏:「啥意思?」

孟疏雨想了想,在跟陈杏解释之前先回了趟房间,从昨晚的西装裙口袋里翻出了那个男人留的纸条。

把这串号码输入支付宝后,她肉疼地咬了咬牙,按一般西装的干洗费往上加了几倍,给对方转账了两百元,备注:「承诺已兑现,清洁费赔你。」

——干净利落通知到位,言行一致不失气节,完事儿。

孟疏雨丢掉手机,看着一屋子的行李舒了一口气。

不怕,再过两天,这座城市就要少一个尴尬的人了。

一礼拜后,周六,杭市偏郊。

好不容易熬过冒火的三伏天又招来了秋老虎,杭市的气温入了九月依然居高不下。

傍晚,孟疏雨在单身公寓里折腾好最后一件组装家具,汗涔涔地瘫坐在了地板上。

过去一周,她到永颐集团旗下的森代事业部正式报了到,搬进了这间工业园附近的公寓,一边尽快和新同事打熟,一边把空荡的公寓填满,忙得脚不沾地。

到今天终于万事俱备,只差东风把她那位神秘的顶头上司吹来。

因为森代上一任外招的职业经理人曾在临到签合同的环节被对家挖走,这次为免横生枝节,总部对新任总经理的来头一直秘而未宣。

孟疏雨这阵子和未来上司所有的对接,都是通过他身边一位叫任煦的私人助理。

今天孟疏雨和任煦约了晚上在一间茶室碰头,沟通一些入职事宜,顺便把几份材料给他。

孟疏雨强撑着站起来,去浴室洗过澡,化了个淡妆,换了件藕荷色衬衫搭白色半裙。

站到全身镜前确认着装得体时,她才有了点后知后觉的紧张,想起了蔡总当初交代给她的话——

“这位经理人能力没得挑,但他之前的工作经验都在美国,回到国内不排除‘水土不服’的可能,再说看人还得看品格,现在的森代已经没有什么试错的机会,所以前期需要费点心考察。”

言下之意,她作为总部的亲信被派到森代,不光是来协助新任总经理,也要做蔡总的眼睛,确保子公司做出成绩的同时不会脱离总部的掌控。

俗称——当卧底。

虽然今晚只是见见未来上司的私人助理,但孟疏雨已经进入战斗状态,势必要来个不卑不亢的亮相,打响她卧底生涯的第一枪。

一小时后,孟疏雨到了任煦约的茶室。

一进茶楼,夏夜的喧哗立刻被隔绝在外,大堂里静悄悄的,像能听见茶香流动的声音。

孟疏雨放轻了脚步,照着任煦微信里“二楼南窗”的指引上了楼梯,一过拐角就看到了南窗边上逆着灯光的侧影——

男人穿了身洋气的西装,拿捏茶杯的手势倒端了中式雅正的范儿,远远一个剪影瞧着就气度不凡。

小说《他怎么可能喜欢我》 第4章 试读结束。

《他怎么可能喜欢我》网友点评

陌上芳菲:逐字地看完你的这篇文章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标点符号的运用更是恰到好处。这世间怎么可能还会有如此精辟的文章?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让我深深地理解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

少女净妖师:近些年来,少有的写的还可以的现代言情小说,老书虫强烈推荐,主要是情节紧凑,内容丰富,写的很好,推荐推荐。

文档下载:孟疏雨简丞全文小说最新章节阅读孟疏雨简丞.doc文档

站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