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好书鉴赏 > 文章正文 好书鉴赏

(精品)白夜笙歌小说

2022-07-21 00:24:13 好书鉴赏

今天给你们带来咔咔哇咔的小说《白夜笙歌小说》,叙述向晚徐白的故事。精彩片段:向晚如释重负,挡着脸快速闪进去。里面坐着个戴口罩的女医生,眉眼瞧着面熟,但对方一脸冷淡,向晚便没吱声。脱裤子检查完,女医……......

白夜笙歌

《白夜笙歌》小说试读

向晚没想这么快钓凯子。

但旁边隔着两个高脚凳坐着的是徐白。

她有点微醺,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颜。

十年如一日,这人除了身量逐渐挺拔,眉梢越加冷淡外,好像没什么变化。

还是那个精致贵气让人看见脸就想贴贴的徐白。

真俊。

就是有点花,跟她那即将订婚的未婚夫江州半斤八两。

许是她看的太热烈,让人无法忽视。徐白微微侧脸,阴影从眉骨打下,映照的眼睛深邃又冷淡,“认识我?”

这句话太讥讽。

何止认识,太认识了。

三分酒劲将一分胆子熏腾成十分,她摇头凑近:“去玩吗?”

酒吧说去玩的意思隐晦又直白。

向晚红了脸。

加上谈婚论嫁的江州,她谈了三个男朋友,却是第一次主动对男的说出这种话,她不算乖乖女,但也是别人眼中适合结婚的大家闺秀。

不然江州也不会放出话,向家的女儿,只娶向晚。

向晚又凑近了点徐白:“去吗?”

一句邀请说了两遍都得不到回应,她有点打退堂鼓。

不等后退,腰间多了双手。

“去。”

手掌宽厚程度不可知,温度却清晰,透过腰间裙子的布料传达至肌底,滚烫灼人,将她本就泛起红的脸灼成了沸水。

向晚被带进酒店便后悔了,顿足不前,有点怂。

徐白单手插兜,单手拎着房卡把玩,神色冷淡:“不玩了?”

这话说的很随便,还带了点这边应了不玩立马就换人的无所谓。

向晚咬咬唇:“玩。”她接了句:“玩玩……而已。”男人都能玩,她也可以,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徐白有张脸,不亏。

徐白微挑眉,浅淡的嗤笑一声。

向晚感觉,他似乎在笑她先伸手又缩头的婊。

这夜很混乱。

她温度略低,徐白却烫的灼人,混合在一起,很奇怪。

向晚眯眼看向只来得及开却没来得及关的门灯,昏黄摇曳。

她小声呢喃:“……玩玩而已。”

耳边传来男人的低笑,还有低沉的回应:“是。”

……

隔天向晚穿着皱巴巴的衣服回家换,心情不太好,因为不舒服。

等红灯的功夫打开微信,看见“闺蜜”发的朋友圈。

九宫格,除了落日夕阳和豪华大餐,还有两张捎带了一个男人在夕阳下的影子和俩人十指相扣的甜蜜模样。

向晚一眼就看出那“男主角”是自己的未婚夫。

一个月里第三次去隔壁城市出差的江州。

不太好的心情好点了。

她点了赞,把手机关了。

到家时,向晴晴和她妈都在,看见向晚热络的打招呼:“昨晚没回来,是去你外婆家了吗?”

自从向晚和江州婚约定下,俩人一直都是这样,非常谄媚,没话找话的想和她聊几句以示亲呢。

原因很简单。

江州家里有钱,江州只要向晚。

向晚冲她们笑笑:“恩。”

向晴晴在后面跟着,试探的问:“你怎么没跟江州一起出差啊。”

“要上班。”

向晚是婚庆公司的策划,很忙,没时间跟江州打着出差的皮去旅游。

更何况江州也不需要,等着陪他去的姑娘太多了。

她掀眼皮,不冷不淡的看了眼向晴晴。

例如这位她名义上的姐姐,向晴晴。

向晚看向晴晴不出去,半掩了卫生间的门自顾自换裙子,接着拎起包就走。

向晴晴不免有些嫉妒。

卫生间是磨砂玻璃门,向晚没穿衣服的倒影,她看的清清楚楚,胸大、腰细、腿长,出来后还要再加个白。

江州不止一次说她的腿长是长,但没向晚的白,差了点意思。她不忿的呸了一口。

向晚刚到高架就被追尾了。

因为昨晚本来就不太舒服,不得不请假去医院。

到医院犹豫半响,挂了妇产科。

在门口等号时,旁边隔着三个座位坐下个人,低头玩手机,心不在焉的样子。

向晚看了好几眼,拿包挡脸,有点尴尬。

是徐白。

不是昨晚穿的那身贵气西装,换了身休闲装,却依旧矜贵冷淡,怎么看和昨晚那没完没了的狗都对不上号。

虽然徐白似乎没看见她,看见了也没事,毕竟他连声招呼都没打,跑的比她还快,还是从前那个花名在外的风流浪子,不负责任的徐白。

但向晚还是坐立难安,想走。

护士出来念号,刚好念到她的号。

向晚如释重负,挡着脸快速闪进去。

里面坐着个戴口罩的女医生,眉眼瞧着面熟,但对方一脸冷淡,向晚便没吱声。

脱裤子检查完,女医生神色很冷:“行了,穿上吧。”

穿了衣服等着打单子,护士已经叫了下一位。

徐白进来的时候,医生开口:“撕裂伤,给你开点药膏抹,忌房事。”接着顿了顿:“建议一对一。”

向晚愣了下:“什么?”

医生不冷不淡的,“这么凶,狗吧。”

这句向晚听懂了,有点尴尬:“属狗的。”

接了单子转身出去,和徐白对视了一眼。

向晚后知后觉的拿包捂脸,关门就跑。

唐雪摘下口罩:“你终于肯来见我了。”

徐白扯了凳子坐下:“有话直接说,我待会还有事。”

唐雪咬咬唇:“刚才走的那个面熟吗?”

面熟,昨晚刚一起混过,挺爱玩,也耐玩的预备海王。

“你熟人?”徐白没什么情绪道。

“你侄子的未婚妻,她是撕裂伤,很新鲜,而且不是一个,但你侄子前天出差了。”

徐白哦了一声:“他被绿了。”

小说《白夜笙歌》 第1章 绿 试读结束。

《白夜笙歌》网友点评

不乱于心:天天看,能吸引我的小说不多,大多都是看不到一半就放弃了,希望《白夜笙歌》这本能坚持下去,别把主人公正能量形象给写歪了,不离谱就好

贱贱哒:夸一夸作者咔咔哇咔太太的笔法,平平无奇中诙谐灵动!家长里短中意蕴深刻!张扬奔放时分寸不失!

文档下载:(精品)白夜笙歌小说.doc文档

站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