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好书鉴赏 > 文章正文 好书鉴赏

(精品)暮冬已死小说

2023-01-19 09:57:27 好书鉴赏

这本小说暮冬已死整个故事就像电影一样,小说主角是裴景林暮冬,内容丰富,故事简介:而我,永远会在原地等他。等什么呢?等孩子出生,还是等我死?照我这样醉生梦死、不管不顾,病……...

暮冬已死

《暮冬已死》小说试读

裴景的父母忙于工作,我爸妈忙于离婚。于是我们便都成了留守儿童,住在爷爷奶奶家。

可因为有对方,我们一点都不孤独。

我们一起对付那些骂我们「野孩子」的坏小孩,一起放学写作业,一起趴在书桌上打瞌睡,然后被爷爷挨个敲醒。

十岁那年冬天,我因为水痘晚上突发高烧。正逢村里的老人都去参加祖祭,只有裴景在我家跟我做伴。

裴景不顾传染的风险,顶着风雪,半夜背着我去镇上的医院。

我烧得迷迷糊糊,趴在他的背上难受得直哼哼。

他就一直在哄我。

「小冬儿别怕,马上就到医院了,到医院吃了药就不难受了啊……」

那时候他也不过十二岁,少年的背还很单薄,却硬是咬牙背了我几公里,托着我的手臂一下也没松。

周围都是无边的荒凉雪地,我搂着他的脖子,听着他的声音,无比安心。

所以请原谅我,后来不管他怎么伤害我,我也做不到洒脱地放手离开。

几天了,我的身体还是静静地睡在雪地里。

我忧愁地想,这要是不小心被看到,一定会把人家吓坏吧。

唉,当初我想着死后百事消,可真没想过还要操心自己的后事。

我决定去找裴景,看能不能托梦告诉他我死了这件事。

说不定入殓之后,我的灵魂就能消失了。

没办法,我也没有别人可以找了。

好歹他的名字还跟我在同一张结婚证上,辛苦裴大律师来给我收个尸,也不算过分吧。

离开前,我又看了一眼这片雪地。

十五岁那年,裴景就是在这里跟我表白的。

他在一个初雪的夜晚敲开我的窗户,神神秘秘地说要给我看个东西。

我迷迷糊糊穿着睡衣刚走出来,就被裴景裹上了温暖的大衣,然后,小心翼翼地牵着我走到雪地上。

小院中间,有个脚印印出来的巨大爱心,整齐圆满。

雪色映着月光,明净柔亮。

彼时的裴景已经拔节成长为一个俊朗的大男生了。

他红着脸,欲言又止。

直到我打着哈欠作势要回去睡觉,裴景才急了,憋出一句:「林暮冬,我喜欢你!」

我那时被他惯得不像话,骄纵地昂起下巴,「这点小事还用你专程告诉我?」

裴景愣了几秒,又气又笑地来挠我痒痒。

我笑成一团,断断续续回应了他。

「我也喜欢你的,阿景。」

我还记得裴景那时的模样。

他开心又拘谨,只知道抓着我的手,眼睛很亮,一瞬不瞬地看着我,似乎要把这一刻铭记于心。

雪花像礼花般缓缓飘落,落在他的细碎的发梢和纤长的睫毛上,少年眼中盈盈有光,只盛得下一个我。

对于那时的我们来说,那份情愫早已心照不宣,确实不需要说出口。

我飘回了我和裴景的家。

只是没想到,苏颖也在。

裴景看上去有些烦躁,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最后停在阳台,点了根烟,明灭缥缈的烟雾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苏颖是第一次进我们的房子,对墙上的照片,餐桌上的杯垫,沙发上的毯子都好奇地翻翻检检。

她从我的冰箱拿出一轮白色的圆盘,笑嘻嘻地戳了戳。

「这是塑料吗?硬邦邦的,怎么放在冰箱里,好奇怪哦。」

裴景回过头:「那个是糍粑,烤一烤就会变得很软,等等——」

可是来不及了,苏颖已经随手把它扔进了垃圾桶。

「咚」的一声。

我捏紧了拳头。

早知道我死之后,苏颖会堂而皇之地进我家翻我的东西,我就该一把火烧了再走!

苏颖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啊,手太快了。阿景,你别怪我好不好?」

裴景看着躺在垃圾桶里的糍粑,沉默了片刻。

「算了,也不值钱,等暮冬回来自己再买吧。」

苏颖有双无辜的眼睛,撒起娇来娇软可爱,摇着裴景的手臂,总是容易让人心软的。

上一次听她这样撒娇,叫的还是「裴总」。

小说《暮冬已死》 暮冬已死第2章 试读结束。

《暮冬已死》网友点评

女中豪杰:无论用多么华丽的辞藻都已无法形容《暮冬已死》这篇文章的精彩程度,所以我只想说一句:佚名您的小说太感人,可否再加更一章?

旧城烟雨:这本书暮冬已死从文学的角度来讲,选材很是新颖,角度清晰可见,语言平实而不失风采,简洁而富有寓意,堪称文章之典范!

文档下载:(精品)暮冬已死小说.doc文档

站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