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好书鉴赏 > 文章正文 好书鉴赏

姜倾烟姜倾烟小说无广告阅读

2023-03-08 18:23:53 好书鉴赏

这本姜倾烟姜迟渊写的好微妙微俏。故事情节一环扣一环引人入胜!把主人公姜倾烟姜倾烟刻画的淋漓尽致,可谓一本好书!看了意犹未尽!内容精选:姜迟渊闷闷的坐在一边,心里像是塞了一团棉花一样,堵得慌。而偏偏他就像是受虐一样,一定要待在这里看着她和别的男人谈笑风生。……...

姜倾烟姜迟渊

《姜倾烟姜迟渊》小说试读

他朝姜倾烟挑眉,恢复先前浪荡子的模样。

他有一种预感,以后会常见。

苏涵抿了抿唇,这时,舞厅里音乐里响起。

她看向姜迟渊,却见他的目光落在姜倾烟身上,她心一紧。

不行,不能让姜倾烟有机会和穆寒哥跳舞。

想到这,她先下手为强:“穆寒哥,我能邀请你跳舞吗?”

姜迟渊撤回视线,点头:“走吧。”

离开的时候,他回头交代了姜倾烟一句:“你待在这里,别乱跑。”

说完,就牵着苏涵步入舞池。

姜倾烟看着两人进入舞池,收回视线,从服务员那里拿了一杯香槟。

陈厉站在一旁,看着姜倾烟事不关己的模样,简直忍不住为她鼓掌。

真能沉得住气。

他好奇地问道:“你的男伴和别的女人跳舞,你不吃醋吗?”

姜倾烟看向舞池般配的两人,释然一笑:“他们很般配。”

陈厉闻言,心中忽然明白了什么,摇摇头看了舞池中央的男人一眼。

不多时,两人就听到了别人的议论。

“看来还是苏小姐厉害,让薄总把女伴撇到一旁做冷板凳。”

“好像是一个小明星。”

“我看啊,薄总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只是无聊时消遣的一个玩意罢了。”

姜倾烟听着这些诋毁,其实没什么感觉,只觉得有些无聊。

陈厉听着这些话,都觉得有些刺耳,转头见身边的美人闷闷不乐,顿时起了怜香惜玉之心,想要邀请她跳舞。

忽然一个身影从他眼前掠过,停在了姜倾烟面前。

姜倾烟忽然听见林临武的声音:“不开心吗?”

她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

可她转头,就看到一身白色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看起来更加帅气的林临武站在她的面前。

在姜倾烟惊喜的目光下,林临武弯下腰,绅士的邀请道:“美丽的小姐,可以跟我跳支舞吗?”

第三十三章抽签

“当然。”姜倾烟伸出手搭在他的手上。

她嘴角绽放一抹笑容。

也是她今天第一次真心的笑。

两人步入舞池。

陈厉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

看了一眼还在和苏涵跳舞的姜迟渊,他重重叹了一口气。

舞池中央。

姜倾烟问:“你怎么在这里?”

林临武:“我是代替我爸妈来参加的,她们今天有重要的事情。”

姜倾烟调侃:“对呀,怎么忘记了,你可是林氏集团的小公子。”

舞池中的姜迟渊,目光落在姜倾烟的笑容上,只觉得有些刺眼。

他将苏涵放开:“不跳了。”

说完就走出舞池。

苏涵连忙追问:“为什么呀?”

可姜迟渊却一直没搭理她。

姜迟渊退场后,审视的目光一直落在姜倾烟身上。

两人还有说有笑。

面对林临武,就让她这么高兴。

直到一只舞跳完,姜倾烟刚放下,姜迟渊就上前拉住了姜倾烟,声音低沉到了极点:“该回去了。”

“好。”

姜倾烟又恢复一副冷淡的模样。

姜迟渊紧抿着唇,率先走了出去。

一行四个人,很快就回了恋恋天空小屋。

姜迟渊率先走进去,身后寸步不离跟着苏涵,姜倾烟和林临武慢悠悠的并肩走进。

晚上大家聚集在一起,直播间一直是开着的。

“他们四个是去参加宴会了吗?”

“穿礼服的姜倾烟好漂亮,薄总穿金色西装好帅啊!我要沦陷了。”

“别忘了,林临武也是林氏集团的小公子,能和薄总参加一场宴会也不奇怪,现在临武和姜倾烟关系那么好,请她当女伴也无可厚非。”

“那薄总的女伴肯定就是苏涵咯!”

“慢着,别急着下结论,我怎么觉得姜倾烟和薄总的礼服是情侣色呢?”

“不可能,薄总不会看上姜倾烟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的!”

姜倾烟等人换下礼服后在节目组的召唤下,又聚集在了客厅。

她收到了节目组的任务卡:“正值金九银十,各个行业都进入忙碌时期,请大家为人民服务,打工赚钱,赢的人将可会获得一次由寰宇集团提供的宣传机会。”

张倩偷瞄了一眼矜贵的姜迟渊一眼,心中再度燃起希望:“怎么分组的?”

节目组画外音宣布:“男女一组,可以分成四组,由抽签决定。”

“抽签?”

岂不是明天和谁组队,都是随机的。

“有八张卡片,分明包含四种颜色,抽中同一颜色的,为一队,现在开始。”

节目组工作人员一一给大家抽取。

很快,大家手中都抽取了卡片。

张倩捏着卡片,充满期望的望向姜迟渊。

要是能抽到薄总就好了,明天可以相处一整天。

她相信依自己的魅力,一定可以让娱乐圈的帝王对她另眼相看。

就算抛开他的社会地位不提,他的长相也可以和顾景媲美。

说起来顾景也不错。

苏涵也望向姜迟渊,她在镜头前表现得羞涩。

“苏涵看薄总了,她是希望明天能和自己喜欢的人一组吧。”

“薄总好像也在看她的方向,两人是双向奔赴,真是太甜了。”

下一刻,苏涵就看见姜迟渊看向了姜倾烟的方向,她脸色煞白。

难道穆寒哥对姜倾烟上心了吗?

她恩耐不住开口问:“恩恩前辈,你希望抽中谁啊?”

姜倾烟眼睛都没抬:“都可以。”

苏涵却不死心,继续说:“你要是想抽中穆寒哥也很正常,毕竟他很优秀。”

姜倾烟干脆第一个将卡片翻开,是黑色。

顾景闻言,侧目看向姜倾烟,眼里带着一丝探究。

“苏涵真是太善良了,姜倾烟可是要和她抢心上人,她居然还安慰情敌。”

“不过涵涵说得对,薄总太优秀,总是有女人会觊觎,但是在薄总眼里肯定没人能比得上她。”

“涵涵这是对自己的自信。”

“姜倾烟是黑色,薄总不会是黑色吧。”

“不要啊!”

弹幕里一片哀嚎。

姜迟渊指尖微动,伸手就要去掀自己的卡片。

第三十四章狐狸精

这时,却听姜倾烟问道:“阿武,你的卡片是什么颜色?”

这是姜倾烟唯一关心的。

林临武将卡片摊开,是粉色。

张倩一看到他的卡片,顿时捏紧了自己手里的卡片。

就算是江超也好啊,为什么要是林临武?!

观众看到张倩一脸要哭的表情,纷纷预测。

“看张倩的表情,她不会是和林临武一组吧。”

“林临武可是谁都怼,今天早上更是为了维护姜倾烟怼了她,明天还要和他一组,能开心得起来才怪。”

“张倩有点绿茶,林临武是唯一不吃她这一套的男嘉宾,有点期待明天呢!”

张倩迟疑将卡片翻开,是粉色的!

林临武见状,随手将卡片一放:“我们不能一组了,明天约会愉快。”

姜倾烟还来不及失望,一旁顾景便说:“没关系,我会好好替你照顾她的!”

众人看向顾景,只见他笑着将牌翻过来,是黑色!

顾景确定和姜倾烟是一组。

姜倾烟看着牌,有些不敢置信,但很快反应过来,有些激动地说:“明天多指教,顾景。”

两人相视一笑。

“啊哈哈哈!期待明天。”

“天哪,顾景和姜倾烟相视一笑的场景好美,觉得他们好般配啊!”

“姜倾烟刚才知道搭档不是林临武的时候还有点失望呢,现在跟顾景一组,又这么激动,这女人,变心变得那么快!”

“脚踏两条船。”

“不对,是三条,刚才还想借此攀上薄总!”

“顾景,林临武,你们快向薄总学习,不要被狐狸精迷惑了。”

接下来,江超和另一位女嘉宾也翻开了卡片,是蓝色。

毫无疑问,剩下一组也已经确定了。

“涵涵和薄总是一组,耶,明天的任务,我已经预感到是他们两个赢了。”

“其他的谁和谁一组我不关心,只要苏涵和薄总锁死就好!”

苏涵十分开心,却故作矜持的翻开白色的卡片,说:“穆寒哥,我们抽到一组了。”

姜迟渊连牌都懒得翻开,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大家分完组,开始聊天。

姜倾烟并不活跃,主动说:“我给大家去切水果。”

说完就起身去切水果。

因为她坐在三人沙发比较中间,起身去厨房就要绕过林临武和苏涵和张倩。

可没想到走到张倩面洽时,忽然就感觉有什么东西绊了她一下。

“啊!”

姜倾烟惊呼一声,往前栽下去。

“恩恩!”

“姜倾烟!”

顾景和林临武一脸紧张,焦急的从沙发上站起就要去扶姜倾烟。

这两声姜倾烟分不清是谁喊的,她只知道自己就要摔下去了。

可就在这时,她腰间一痛,视线翻天覆地转变,转眼间,跌入了一个胸膛。

姜倾烟闻到一股熟悉的古龙香水味,这个味道是专属于姜迟渊的!

她意识到自己此刻就窝在姜迟渊的怀中,心紧张的跳动着,脑海中不断的思考。

为什么偏偏是姜迟渊,她要怎么和大家说。

而在大家看来,姜迟渊单膝跪在地上,将姜倾烟整个抱在怀里。

第三十五章赶紧放开

在场的人看着这一幕,心思各异。

顾景松了一口气。

苏涵看着这一幕,贝齿咬着下唇,攥紧了拳头。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穆寒哥离姜倾烟最远,可他却比离得最近的林临武先一步接住姜倾烟。

“**,这是什么情况,姜倾烟还要在薄总怀里赖多久,赶紧给我放开!”

“薄总为什么要抱别的女人,你没看到苏涵很伤心吗?”

“作为看过早上那一幕的我,觉得薄总和姜倾烟也很般配。”

“薄总是苏涵的!”

林临武放松的同时,蹙眉看着姜迟渊:“抱够了吗,可以放开了。”

姜倾烟连忙一把推开姜迟渊,站起身来。

姜迟渊也起身,一言不发,横了他一眼。

姜倾烟整理完仪容,对姜迟渊说道:“谢谢薄总。”

姜迟渊双眸一眯,看向坐在地上的张倩:“如果腿长,我不介意帮你锯掉。”

张倩被他强大的威压下得冷汗连连,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姜倾烟冷冷地说:“下次小心点。”

她现在心里很乱,根本不想管张倩。

就算她不喜欢对方,也做不了什么。

“薄总的意思,是张倩故意绊倒姜倾烟?”

“她不是故意的吧?薄总真是男友力MAX,只是没想到他是为了维护苏涵以外的女人。”

“我没想到姜倾烟竟然没有胡搅蛮缠,忽然对她有点改观。”

而看到这一幕的苏涵,心中越来越不安。

姜迟渊的举动岂不是在说,他一直在关注姜倾烟吗?

显然姜倾烟也想到了这一点,愣在原地,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攥紧。

“我有些累了,先上楼了。”

说完,匆匆上了楼。

“我也先走了。”见姜倾烟走了,林临武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

很快,大家陆续走开了。

直播也结束了。

“穆寒哥……”

苏涵正要去和姜迟渊说话,却没想到他径直上了楼梯,话语戛然而止。

她站在原地,冷风从屋外灌入,侵袭着她。

姜迟渊刚走到三楼,手机就响起来了。

他脚步一顿,拿起一看,是于彦,他接起问:“什么事?”

于彦率先拍起了马屁:“薄总,今天您帮林小姐出气那一段,真是太精彩了。”

姜迟渊推门的手一顿。

电话那头,于彦见自家老板不说话,又继续说道:“那个张倩,您想怎么处理?”

姜迟渊正想说直接把她换掉,却莫名想起了姜倾烟在大厅的态度,心情莫名烦闷。

于彦在那头等着,等得花都谢了,才等到一句:“留着。”

之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于彦依旧一头雾水。

在他看来,明明薄总已经动怒了,为什么还会留下张倩?

姜迟渊捏紧了手机,看向三楼另一扇紧闭的门,缓缓将放在门把上的手收回来,向着姜倾烟的房门前走去。

他敲响了姜倾烟的房门。

第三十六章梦

姜迟渊正要敲门,没想到房门突然打开。

两人都愣了一下。

姜倾烟率先开口,语气清冷:“薄总,请让让。”

姜迟渊看着她冷淡的态度,他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她对别的男人的态度,挑眉:“和他一组,你很开心?”

“什么?”

姜倾烟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姜迟渊口中的“他”,指的是顾景。

她下意识勾了勾唇:“没错,我很喜欢他的电影,而且长得帅,性格又温柔,顾景一直是我的偶像。”

闻言,姜迟渊抿唇,走廊的灯光笼罩在他的头顶,在他眉眼落下一片阴影。

“合约还有三天,我会遵守,如果薄总是来问我这个的,我已经回答了,请让让。”

姜迟渊不动,就堵在门口低头盯着她。

姜倾烟抬头,两人四目相对,但她不想跟他纠缠,就要从缝隙那边走。

姜迟渊见状,忽然启唇:“我最近经常做梦,跟你有关,你以前不是说,你也做过关于我的梦?”

姜倾烟顿住,心中又惊又疑,垂在身侧的手攥紧,指甲掐进肉里也毫无察觉。

他难道也想起前世的事情了吗?

姜倾烟压抑着紧张跳动的心脏,转过身来强装镇定:“只不过是一个梦而已,谁都会做梦,这能代表什么,况且我早就已经忘了。”

姜迟渊紧盯着她,似乎在探查她的表情有没有异常。

姜倾烟在他仿佛能看穿一切的视线中,心跳得越来越快。

她的手攥得越来越紧。

她在心中安慰自己,冷静点,姜倾烟,或林只是一个寻常的梦呢。

“不过,我可以问问薄总,是关于我的什么梦吗?”

姜迟渊勾唇:“你很感兴趣?”

在姜倾烟期待的目光中,姜迟渊忽然朝她靠近。

姜倾烟一脸警惕,缓缓后退。

姜迟渊慢慢逼近,一边说:“我梦见你是皇后,我是皇帝,看来就如你所说,我们上辈子是夫妻。”

话音落下,姜倾烟惊出一身冷汗,脚下更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姜迟渊连忙伸手,将她搂进怀里。

姜倾烟浑身泛冷,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他推开,装作十分不屑地样子说道:“薄总的故事编的真好,可惜没骗到我。”

说完,姜倾烟不管姜迟渊表情如何就回了房间,只有她知道,自己心里有多么的惊恐。

关上门后,她忽然浑身力气都被抽去,背抵在门板上,大口大口喘息。

她脑子一片混乱。

姜迟渊竟然真的开始做那些梦了。

她自己也是在一次次的梦境中,将一切回忆起来的,姜迟渊难道也会这样吗?

他到底有没有想起来?

这一晚,姜倾烟都没有睡好,睡着也会惊醒。

而姜迟渊的梦境却十分美好。

他梦到许多许多的场景,但无一例外,梦里的弋㦊姜倾烟都十分温柔,会对着他笑。

一觉睡到天明,姜迟渊醒过来,有一瞬间恍惚。

要是现实里的姜倾烟也和梦里一样不带刺,该多好。

八点,大家在客厅集合。

苏涵首先出现在镜头前,她精心打扮,穿着M家的连衣裙,笑得像个仙女。

“嗨,大家好啊!”

在她之后,江超和他的女搭档,林临武和张倩都陆续出现。

“到齐的两组先抽取任务地点,然后就可以先出发了。”

第三十七章像夫妻一样

江超迫不及待的抽取任务卡:“那我们就先出发了。”

然后就拿着任务卡,坐上节目组的车出发了。

苏涵最先来,最后留下的也是她。

她只能对着镜头强颜欢笑:“没想到搭档到齐就可以先出发,早知道我就应该让穆寒哥早点。”

她话音刚落,就见姜倾烟和顾景齐齐走了出来。

两人的距离不近不远,俊男美女,周身散发着和谐的气氛。

姜倾烟象征性和她打招呼,然后就接受了导演组的任务。

听到要抽取任务,顾景和姜倾烟相互推辞:“你去吧!”

顾景笑着说:“我的运气不好。”

一句话,让姜倾烟气馁:“我运气也不好。”

从小到大,她连五毛钱都没有在地上捡过。

顾景提议:“不如我们一起,兴林负负得正。”

“好吧。”姜倾烟爽快的答应,两人一起上前抽卡,并且一次就默契的选中了同一张卡片。

姜迟渊一下来,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他的目光落在姜倾烟身上,穿着简单的墨绿色衬衣加牛仔裤,头发高高扎起,简单的穿着却好像更加迷人。

瞬间,姜迟渊嘴唇抿在一起,脚步加快。

苏涵一喜:“穆寒哥,还剩下一张卡片,那是我们的。”

姜迟渊上前将剩下的一张卡片拿过。

视线时不时的往姜倾烟和顾景身上看,可自始至终,姜倾烟都没看他一眼。

他收回视线,面部线条紧绷,后槽牙不自觉的咬紧,随后向着屋外走去:“跟上。”

苏涵连忙跟上。

顾景温柔地说:“走吧。”

姜倾烟点点头,两人并肩往外走去。

他们的任务是在某个观光景区,送游客过河。

到了地点后,节目组就给两人发了救生服,船坞摆着一艘可以坐四十多人的船。

船头上那船桨格外的引人注目。

顾景和林恩LJ恩拿着救生服站在那里,看到撤退的摄制组,有些无奈。

顾景开口:“乐观一点。”

姜倾烟很想乐观一点,但是想到今天要划一天的船,怎么也乐观不起来。

“划船会很累的,而且你划过船吗?”

顾景侧眸,温柔的看着她:“我会,不用担心。”

很快,两人就开始上船,接待客人。

顾景划船,姜倾烟接待客人,陪着那些老人说说话,旅途烦闷,她还会给游客们唱唱歌。

来回两趟后,姜倾烟看到顾景额头沁出了些林汗珠,连忙问游客借了纸,走到船舱。

“擦擦汗吧!”

顾景接话:“我还在划船。”

姜倾烟没有犹豫,便帮他擦汗。

顾景一脸享受的表情。

姜倾烟见状,才想起恋爱综艺里就是要这样互动,没想到顾景这么认真,那她也要认真才行。

便勾唇笑了笑,目光充满了柔情。

“哇,好甜啊!”

“我忽然发现姜倾烟好温柔。”

“姜倾烟很有耐心,你看那些游客,被她哄得开开心心的。”

“她肯定是装的。”

“就算姜倾烟会装,那游客不能是装的吧!”

传靠岸,姜倾烟送游客下船,刚才借她纸的老人家忽然来了一句:“小姑娘啊,你们夫妻两可真俊,我头一次看到你们这么俊的,都可以去当演员了。”

姜倾烟笑着说:“奶奶,我们就是演员。”

“啊?!”

老奶奶似乎没听清楚。

姜倾烟没再说话,将她送下船,又开始迎接新的客人。

“请。”

姜倾烟弯腰,看到一双精致的男士黑色皮鞋停在那里,就是不上船。

她疑惑抬头,看清他的面容,她愣住了。

第三十八章全都想起来了

“薄总,你怎么会在这里?”

姜倾烟疑惑。

观众也是一片疑惑。

“薄总和苏涵?!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是都要赚钱吗?”

“我告诉你,我就是从隔壁过来的,薄总不愧是商业奇才,一招就搞定了今天的打工任务,然后提议要来游湖。”

“啊哈哈,忽然好崇拜薄总,总算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有钱了。”

“你们别忘了,这可是恋综,重点不是赚钱,而是谈恋爱啊,你看其余几组,好甜啊!”

而姜倾烟这边,姜迟渊冷淡地说:“现在,我是你的客人。”

姜倾烟抿了抿唇,很快松开,做出请的姿势:“请。”

姜迟渊冷哼一声,上船。

顾景和他打招呼,可他却面无表情和顾景擦肩而过。

顾景的笑容一僵。

看到一切的姜倾烟和顾景对视一眼。

顾景摊了摊手,表示没放在心上。

船开了。

苏涵坐在姜迟渊身边,想要和他搭话,却见他的视线落在忙碌的姜倾烟身上。

因为直播结束了,所以两人这边没有镜头。

苏涵再也忍不住开口:“穆寒哥,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姜迟渊一贯冷淡的口吻:“不是你说要做些其他事情吗?”

苏涵一噎。

她是想和他单独约会,可他竟然找借口来看姜倾烟!

想到这,苏涵跑了出去。

姜迟渊并没在意,继续看着姜倾烟。

有个小孩调皮去的在玩水,她走过去和他说了两句话,说完就要将他拉起。

可没想到她脚下一滑,掉进了水里。

“唰——”的一声,湖里溅起了水花。

顾景紧跟着跳下去。

这一刻,姜迟渊身体快于脑子,也一头扎进了湖里。

苏涵转头就看见姜迟渊毫不犹豫跳进去的身影,脸色苍白,垂在身侧的手微微颤抖。

“姜倾烟怎么忽然掉进去了?”

“直播事故?”

湖里,恍惚间,姜迟渊的脑海里又有一些记忆涌进脑海里。

寒冬腊月。

姜迟渊一声令下,于彦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唇,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出门,瞬间将门带上。

屋内。

弥生摊开一只手掌,示意让姜迟渊坐在下。

姜迟渊坐在左侧的椅子上,问道:“你刚才说终于,你在等我来?”

弥生嘴角笑意越深:“前世因,今生果,施主想要的答案,其实已经在自己心中。”

姜迟渊压抑着心中的震惊,可上扬的嘴角还是暴露了他:“你的意思是,我梦到的真的是前世,所以今生我才会和姜倾烟再次相遇?”

“非也。”谁知,弥生却摇了摇头,在他疑惑的眼神中解惑道。

“而是这寺庙和你有因果,作为主持,若你有需要,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姜迟渊眉眼深沉。

半小时后,姜迟渊从房里出来。

于彦十分好奇跟上去:“薄总,您们在里面聊了什么?”

姜迟渊打开车门,坐上车后并没有回答,只说:“回恋恋天空小屋。”

回到小屋的时候,已经黄昏,天空散发着一层赤黄的光。

姜迟渊走进去,正在和众人聊天的苏涵第一时间冲上去:“穆寒哥,你出院了,身体好些了吗?”

姜迟渊径直忽略了苏涵,走向了姜倾烟。

“苏涵真是向薄葵,只要姜迟渊一出现,她总是第一个走上去。”

“可薄总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她好像有点尴尬唉,表现得好像就她和薄总最熟一样。”

“为什么我觉得薄总喜欢的是姜倾烟呢?”

“霸道总裁和美艳女明星,我也觉得很磕啊!”

姜迟渊停在姜倾烟面前:“我回来了。”

姜倾烟皱眉,客气地说:“恭喜薄总康复出院。”

姜迟渊眼神幽暗,紧盯着她。

林临武见状,连忙开口,讽刺道:“薄总回来就回来,难道还要我们给你办场欢迎会吗?”

“你虽然救了恩恩,但你也别想赖上她。”

林临武忽然敏锐起来,防狼似的盯着她。

姜迟渊看向林临武,那张面孔和梦中的林临武重合在一起。

也没和他计较,随意笑了笑。

“奇迹啊,薄总竟然没反驳林临武。”

“林临武一定吃醋了。”

林临武没想到姜迟渊竟然没反驳,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也不再说话。

大家并没有因为姜迟渊的到来而影响什么,继续先前的互动。

姜迟渊闷闷的坐在一边,心里像是塞了一团棉花一样,堵得慌。

而偏偏他就像是受虐一样,一定要待在这里看着她和别的男人谈笑风生。

客厅里,众人看着三人对峙的场景,心思各异。

八点。

节目组准时给出了任务卡,顾景接过后,用几乎可以和播音媲美的声音念道。

“古有鸿雁传书,今有书信传情,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相信大家一定已经确定了心仪的对象,请各位男嘉宾为自己心仪的女嘉宾写一封情书。”

直播间的观众顿时激动起来。

当顾景宣布完这次的任务后,在场的人心思各异。

姜迟渊视线未变,依旧看着姜倾烟。

第四十二章不能容忍

“终于到我最期待的环节了!”

“这个情节好浪漫啊,让我想起了当初高中收到第一封男生的第一封情书的时候,后来我就答应和他在一起了。”

“对啊,相互喜欢的男女,只要一封信就能互相戳破那层窗户纸了。”

“这个情节之后,是不是就确定CP了,后面六期节目是不是拍‘恋爱’剧情了。”

“好期待啊!”

苏涵羞涩的看向姜迟渊,可察觉到他的视线,目光变得幽怨。

她心底闪过一丝精光,故意问道:“林前辈,你希望收到谁的情书啊?”

姜倾烟神色淡淡看向她。

林临武见状,冷嘲热讽:“你有空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免得自以为自己很受欢迎,结果一封情书也收不到就尴尬了。”

苏涵咬着下唇,继续说:“这么说你会给林前辈写?”

“那林前辈,你会接受吗?”

她扬起一抹微笑看着姜倾烟,笑意不达眼底。

姜倾烟看了林临武一眼,笑了笑:“如果是他的话,我当然会接受。”

其实她心里能感觉到阿武对自己并没有男女之情。

林临武听到答案得意的看了姜迟渊一眼,带点挑衅的意味。

苏涵见状,顿时偷偷观察姜迟渊的神色,却见他不动声色,有些欣喜。

这次小小的试探,穆寒哥对此并没什么反应,说明姜倾烟在他心里并不止重要。

“我先走了。”

这时,姜倾烟起身离开。

她经过姜迟渊面前。

姜迟渊感受到她的膝盖擦过她的裤管,与此同时,仿佛有风吹过,带来一股扑鼻的香味,令他有些燥热。

晚上,姜迟渊正在睡觉。

迷糊中,好像听见姜倾烟娇媚的声音:“阿尧。”

她吐气如兰,气息喷洒在他的耳尖。

姜迟渊一睁开眼,就对上姜倾烟娇艳的面容,她穿着黑色蕾丝睡裙,性感到了极致。

她纤长的手指在他身上划过,将他的衬衣扣子一颗颗解开。

他从小腹处升起一股燥热,呼吸开始急促。

他再也忍不住,一把搂住她的腰肢,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一夜缠绵……

姜迟渊是被热醒的,醒过来,只有一室冷寂。

他才反应过来,刚才是做梦。

小说《姜倾烟姜迟渊》 姜倾烟姜迟渊第4章 试读结束。

《姜倾烟姜迟渊》网友点评

巡山小妖精:无论用多么华丽的辞藻都已无法形容《姜倾烟姜迟渊》这篇文章的精彩程度,所以我只想说一句:姜倾烟姜迟渊您的小说太感人,可否再加更一章?

梦中楼上月下:不要在最能拼最能斗的年纪选择安逸;不要因为短暂的领先就沾沾自喜,不要因为一时落后就自卑怯懦;不拼一把,谁能笃定会落后一辈子呢?

文档下载:姜倾烟姜倾烟小说无广告阅读.doc文档

站点信息